• The time of being - [矛盾]

    2014-02-07

    上午出门,路过一棵正在落叶的树,金黄的树叶雪片似的飘落到地上,一位黑衣银发的老人在树下从容而行,无意中的这一瞥,一时定格在我脑海,竟使我徒生出一丝伤感:这一刻的复杂体会也许过不了多久就会忘怀吧,到我的晚年还能剩下些什么呢?而回到塞满杂物的家里,伤感更浓:想扔的物质扔不掉,想留的感觉留不住,我的晚年将会在拥有满满的无奈和空虚中度过吗?又或者,我根本等不到“晚年”就带着遗憾离开?…层出不穷的新事物之下,有没有其实永远不会过时的东西?当然是有的。但我要在乎这一点吗?不用在乎吗?我不知道。翻出以前写出的小说来看,竟觉陌生。2012年完成的故事大纲,今天看已经不知道当初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写,具体的构思细节何来,确实是想留的细微记忆和微妙思绪留不住。。。不知道还能不能留住这份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