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现在的年轻人常常自称喵星人汪星人,也有些人喜欢在朋友圈里晒自家的宠物猫和宠物狗,还有年长些、调皮些的人士甚至自称是宠物的粑粑麻麻。 

    这一切,看起来,似乎猫猫狗狗的幸福指数都得到了提升。但我并不这么认为。 

    首先,我觉得最快乐的猫和最快...
  • 生活中的小推理 - [担心]

    2014-02-25

    今天早上和汪一起上班,路过小区翠羽居某座楼下时,一个三、四岁左右的小女孩在放声大哭,边哭边说“我要自己背”,和她对抗的是一位手里拿着小书包的五六十岁左右的中老年女性,个头不高却意志坚定,一直在大声地责骂这个小女孩,不外乎是“你不听话...

  • 最后一公里 - [平静]

    2014-02-23

    有时我真心想死。死亡不可怕,甚至于可能其实是一个甜蜜的终点。记不清哪一本书中描写过“甜蜜的死亡”,赴死者怀着赴宴的心情,渴望着绳索与脖子接触时的温暖…这样的心情我当然不信。终点之前最后一公里那段行程是最可怕的!这毋庸置疑。我无数次地祈祷、祈求,请命运之神赐我一条捷径,无需痛苦挣扎就直抵人生终点,坦然、无生理疼痛和心理恐惧。

    热爱推理小说的人,包括看的和写的,大约多少也和我一样,对于死亡之前的这段行程既恐惧又好奇吧。

    昨晚睡前我真心希望能一死了之,厌倦、烦躁、无聊…,一旦抵达甜蜜的终点,就将永远解脱。可惜早上仍然如常醒来。

    对付这种沮丧我有经验:上次拯救我的是西村京太郎,今天我拿起的是土屋隆夫。

    土屋隆夫性格怪僻,久居山间农村,晴耕雨写,几乎不与东京文坛往来,却深受文坛和读者敬重,曾被授予日本推理文学大奖。

    但看完一本他的《献给妻子的犯罪》之后,我感觉作者与上面的那段介绍似乎有点对不上:原以为这样性格的作者会写出京极夏彦或岛田庄司的那类或妖异或诡丽需要细心研读的作品,结果却是很容易入戏的轻松读物,犯罪手法也有一些过时。幸好行文布局功力不浅,靠着部分悬念仍然能使读者支撑着读到最后一页------不过我相信很多读者和我一样早在揭秘之前就已经知道了疑凶的身份。

    “孤高寡作”的原因之一也许是他的“晴耕雨写”,农活之余用写作打发对死亡终点前最后一公里的恐惧和好奇;不喜交际也是如此:在对死亡思考的衬托之下,活人的热闹多么虚无短暂,无助死前一公里的平静反而会加剧恐怖感。

    有时我觉得作者的心思简直触手可及(当然很可能谬以千里),虽然他已经在甜蜜的彼岸而我仍在躲避和追寻,但所有人都会以自己的方式抵达终点,我只求平静、安详、自然而然。

  • S型老板 - [好玩]

    2010-12-10

    每个人都是其自身的一部历史,各自细碎地总结着自己的呼吸、思想、行为、创伤、爱情、冷漠和厌恶,同时,也饱含了对滋养自己的土地和人群的浓厚而复杂的情怀;这部专属一个人的思绪和情感的史书遍布其熟悉之处的石与沙、常年无声的战斗与良心的挣扎、突如其来的意外...

  • 清莲 - [平静]

    2010-10-25

    大约每个人心目中都有一个终极梦想吧,比如我的终极梦想就是躺在家里最舒服最伸展的那张沙发上,抬头可以望见窗外葡萄架上的枝枝蔓蔓,瞥一眼蓝天做底的白云,偶尔微风拂面,家人愉快地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没有任何远虑近忧,于是心内充实而宁静,这时再拣起一本适...

  • 矫情 - [好玩]

    2010-09-12

    既然说到矫情,就多说几句。

     

    我小时候的语文课本里有一篇是说周总理的,说到他有个习惯(大约是晚饭后吧),一杯清茶,一小碟花生,即使有客人来,也只是把花生匀一些出来让给客人一同享受。我还记得那天上完这课,放学回家之后,我也前所未有地给自己泡了一杯清茶,还找了个小碟子装了一些带壳花生,严肃地端到桌子上,一边喝茶吃花生,一边假想自己是周总理在享受人生。如今,这课文的其他细节我统统忘记了,就这伟人享受人生的片刻,时常被我COPY到自己的生活。...
  • 8年前的8月18号,在月月自己选的日子里,她呱呱坠地,来到人间。

    今天一早,外婆就打来电话说生日快乐。我们很随意地问月月,今天想吃什么。她说,哈根达斯。下午我们就抽空带她去了正佳的那家。虽然我们去过好多次,一直都不觉得好吃,但月月还是非常高兴。爸爸说,这个周末我们也安排了带月月一起玩的项目。月月更加开心了。

    我试图回忆之前每年的8月18号,月月的生日都是怎么过的,不怎么记得了,就朦胧中有印象的是我还在太平洋网络公司上班的那年,8月18号是个周末,我...

  • 昨天晚上丐帮的家伙又FB了。除了当妈之后深居简出的美美蛇、回老家避暑的COCO、神出鬼没的帮主、远在澳洲定居的KKVV、出国旅游的东东、在香港上班的猴博士……之外,能来的都来了。

    男人们喝了几十瓶酒、妇女儿童把车开走留下他们换地方继续下半场、老黄仍在尽力游说大家交旅游定金500块、黑子已经叛变定金被老黄宣布充公、五毛喝了一轮仰面瘫倒不久后原地满状态复活、王总激动之余把IPHONE手机扔进了马桶……等等一系列非常规行为的...

  • 身为一个相信自己是正宗巨蟹座的女人,最近几天可能是我最自由也最难熬的一段时间了。出差在外的汪汪很担心我的独自生活能力,同时也在牵挂回奶奶家过暑假的月月,我则是每天都在掰着手指头数:还有几个夜晚,他们就回来了。

    这几天都很早就醒来,然后匆忙出门,汇入拥挤喧嚣的人潮,陌生人的眼神不耐烦地掠过我,又落到别处。我也轻飘飘地扫视着一切景物,感受着都市生活所特有的那种盛夏里的冷漠。即使是面对面、肩挨肩的人,也未必是可以敞开交流的人——这好象是常识,但我觉得这是一...

  • REPEAT 的快乐 - [高兴]

    2010-05-16

    2010年的5月14日-15日,我参加了两个以饭局为形式的较大规模聚会,并且都是带着月月的去的。在饭局的过程中,我有一点奇异的感觉,就是,我好象在REPEAT我的某部分人生,以某种固定的形式,和某些固定的人,在重复着一些固定的感受。

    (我自己和我的部分好友都觉得:自从我“又”工作了之后,我的思想越来越不深刻了!我现在老是去关注一些感官方面的东西,不怎么去关注灵魂啊心灵啊高贵的痛苦啊之类的深层次的东西了,写日记的水平和频度也大幅度下滑…&...

  • 生活的样子 - [平静]

    2010-05-10

    “……我们都是幸存者,这么想想就不应该那么多烦恼啦!”昨天白天因为工作生活上的许多小事情我眉头紧锁,汪汪这样开导我。“……你只是动动口,跑腿的事还不都是我!”昨天晚上因为对家里的局部改造装修方案的想法不一,汪汪对我很生气。我冷静地想了想:确实是,我很少为家里的事情跑腿,驾照拿了有6年多了,开着玩大约只有三四次,正经办事是一次也没有(而且也不打算有)。

    换句话说,在我们家里...

  • 越来越多的人和事物想要牵着我的鼻子走,或者说看起来有那个倾向。我一直在试图抗拒着。

    比如说,我曾经有一阵子很迷开心网,我注册了一个真名一个马甲,忙得很,晚上老是睡不好觉以至于大半夜的非要爬起来上一下网才能安心,不过后来我刻意地克制了,两天不接触,也就戒了瘾。后来是新浪微博,我又注册了一个真名一个马甲,但我很自律,轻易不加关注,也不转贴和评论,刻意不让微博和手机捆绑,也不和MSN、开心网捆绑。接着是最近,我又用马甲注册了一个搜狐的微博,也是奉行尽量低调的原则…&...

  • 前段时间,汪汪出差了大约有十天。睡前时间里,我陆续看了几本还算有趣的小说,一度觉得,一个人打发漫漫长夜也不是什么太坏的事。直到有一天我把枕边书换成了《宠物公墓》。

    白天看恐怖小说我一点也不害怕。但真是怪事啊,每到夜晚,我就像换了一个人,特别敏感,特别脆弱,特别胆小。小时候曾经有一次我一个人在屋里看电视连续剧《聊斋》,结果我被吓得四处乱窜:家里门窗紧闭的话,我担心妖魂鬼怪会躲在房间的某处等着暗算我;把门窗打开的话,我又害怕它们从外面飘进房间算计我。我就在家里乱转了一会儿,然后...
  • 遐想 - [平静]

    2010-03-31

    将来回头看,现在的年龄,其实正是黄金时光。所以,无需嗟叹:岁月蹉跎。

    女人,不要让自己的美好年月在悲叹已逝的青春中度过。

    谁都想要飞,不是吗?做一个自在飞翔的梦吧,迟一点醒来。

    梦,让灵魂从沉重的肉身中飞离;回眼望去,那副身躯依然美丽。

    我爱这慵懒的时刻。



    奔跑的时候,缀着花朵的裙裾飘扬,我成为一道风景。

    即使被蒙上了...

  • 正见与偏见 - [认真]

    2009-11-24

    每个人都是从自己的立场出发,才能有所见有所感有所思(有时往往还充满了正义感)。如果说,你相信这世上的确存在一种“正见”的话,那么你必须同时也要相信,其实正见只存在于“没有自我”的那种立场,或者说,你要相信“自我是不真实的”。但,如果是这样,你在所见所感所思的时候,那个“你”,又是谁呢?

    “当悉达多完全不自负、不迟疑、也不骄慢地走近恒河边上的瓦勒那西附近的鹿野苑,遇见了...
  • 师奶读书会 - [好玩]

    2009-11-18

    约半个月前,当我第一眼在MSN上看见麦小麦发起爱读书会的通知时,我就立刻举手了。过了几天,手机上就收到了小麦发来的读书会消息:

     

    爱读书会第一次活动主题:如果把你无限期流放到一个无人孤岛,只许带一本书,你会带什么书?每人阐述一刻钟,再回答大家提问五到十分钟。请大家准备发言。时间:下周二晚上。……》、《福尔摩斯探案集》、《地下铁》、《沉重的肉身》、《正见》、《山海经》、《唐代政治史略稿》等。
    ...

  • 年轻人小D - [认真]

    2009-11-12

    今天和一个接触了好几天的房产中介小D随便聊了聊。我再一次暗自惊叹:我真的老了,老了!小D今年才20岁,已经工作了3年,我在他的办公室看到一张全体人员的业绩柱状表,他是第一名,遥遥领先的那种。

    我是从安居客上找到小D的。相比其他房产中介,小D的开价总是要低上几百。我找到他的时候,他也承认,网上放的那些的确属于虚假信息。不过,他还面带微笑补充道:“要不是我放低几百块,你怎么会找到我呢!你放心,我是专门做写字楼的,而且CZ大厦这边成交的大部分都是经过我们介绍的,我不会...
  • 上海和我 - [疲劳]

    2009-11-05

    似乎很久没有写日记了,内心隐隐有一点类似便秘的不适感;为了得到些许畅快的排泄感,我决定要写几笔。

    离开广州的小家,我独自在上海呆了十多天。好象每天都很忙很充实,在想家的同时,我的心情似乎也是愉快的。

    因为我们自己的兜兜转转来来去去,一个原地不动的城市,在不同的时候,和不同心情的你相碰撞,会使你对这个城市产生非常不同的感受。

    这次在上海的大街上,我略带惊奇地发现:不论是妙龄女郎,还是半老徐娘,几乎每个都手里拿着或肩上挎着一个...

  • 开心学问 - [好玩]

    2009-10-14

    十月的夜晚,温柔而稠密地包裹着难眠的我,寂静默默无声地迎着我走来。在我卧室的落地窗前,低垂着沉沉的夜色,随风漂浮着氤氲而神秘的香气,还有几棵伸出绿色手掌撩拨着人们心思的温柔大树;不远处,朦胧中能看得见在沉睡中呼吸着的几十户人家,它们都在安抚着我被静夜和独思所伤害的心。我的眼睛变得深邃而沉静,仿佛看见我灵魂深处那被捆的翅膀在振振作响……

     

    睡不着的夜晚,我找了两本小说轮着翻看。一本是已经读过的《隐之书》,另一本...
  • [本日志已设置加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