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段子与绿帽子 - [好玩]

    2010-11-03

    黄段子

  • 矫情 - [好玩]

    2010-09-12

    既然说到矫情,就多说几句。

     

    我小时候的语文课本里有一篇是说周总理的,说到他有个习惯(大约是晚饭后吧),一杯清茶,一小碟花生,即使有客人来,也只是把花生匀一些出来让给客人一同享受。我还记得那天上完这课,放学回家之后,我也前所未有地给自己泡了一杯清茶,还找了个小碟子装了一些带壳花生,严肃地端到桌子上,一边喝茶吃花生,一边假想自己是周总理在享受人生。如今,这课文的其他细节我统统忘记了,就这伟人享受人生的片刻,时常被我COPY到自己的生活。...
  • 反思 - [严肃]

    2010-01-18

    昨天在家躺了一天,睡觉看书吃东西发呆做梦。今天早上走在上班的路上我还雀跃地觉得有满肚子微小快乐的想法需要宣泄出来。

    但是忙了一天,想在下班的时候宣泄一下,却发现我那点想法被压抑回去了。

    世界这么大,痛苦的人这么多,似乎我要把自己的那一点点快乐宣泄出来是不应该的,是自私的,是浅薄的,是幼稚的。

    是不是这样嘛?!

  • 重新上班之后,自由的时间少了很多。有时候回头看看,觉得不上班的日子里写的博客要诚意得多。不过,在这段混班上的时间里除了贴在开心网的日记,我还憋了不少好玩的事情没拿出来写,趁着周末加班而无心工作,先说两则。  一 目睹激情

    有一次和汪汪一起晚归YJ,看见一对激情男女靠在灯光照得见的墙上亲热。本来这情景也很常见,但是少见多怪的我被震撼了:贴墙站着的是一个瘦高个的男子,拼命搂抱着他使劲亲他脸蛋的是一个稍矮偏肥的女子,这两人衣着普通,年龄应该都在四十岁以上。根据常识可以判断,...

  • 人生就像滚雪球 - [好玩]

    2008-09-02

    据传巴菲特曾说:“人生就像滚雪球,重要的是找到很湿的雪和很长的坡。”一时好奇,我百度起“人生就像滚雪球”,想看看人们是怎么发挥这个比喻的。结果如下:

    一位朋友的父亲说过这样一句话:“人生就像滚雪球,改变雪球前进方向的只是那几个小石块。” 是的,人的成长过程的确很像他的形容,在社会中不断的摸爬滚打、累积发家,最后被几件事情所左右。

    创业要像滚雪球——人生指南...
  • 我的森田疗法 - [疲劳]

    2008-03-10

    不到饿了不吃饭、不到困了不睡觉、随心所欲做一些力所能及又不太伤筋动骨的事情、懒洋洋地、能睡着绝不躺着、能躺着绝不坐着、能坐着决不站着……

    过去一段时间里,我就是这么做的。

    但是,我爸妈来了之后,我不得不在不饿的时候吃饭、不困的时候睡觉,突然感觉不到饿极了再吃到饭和困极了马上睡着的那种乐趣,导致我突然感到人生的索然无味。

    森田疗法一直是我倡导力行的一种转折时期的生活方式——每次有挫折感...
  • 史书真是博大精深,可以从很多角度挖掘到丰富的资料和论据,比如,冤狱(太多了)、战役(巨鹿)、名将(韩信)、良臣(张良)、明君(刘恒)、昏君(嬴胡亥)、名小人(赵高)、名女人(吕雉)、乱伦(刘盈张嫣)、酷吏(尹氏家族)、法家儒家之斗……,奇妙的是,同样的事件可以用来支持不同的观点。看看杨雄、班固、司马迁、荀悦、贾谊、司马光、王夫之、柏杨等人对同一历史事件的不同评注,真是精彩纷呈。 

    上面提到的都是大人物、大事件。而小民的日子其实更不好过!以下...
  • 从昨天坐到今天,我们的COO一直说要召见我,但一直都很忙很忙,一直忙到现在都没空,我仍在办公室坐着等。

    然后有人BQQ上试探我,真的要走吗,什么原因,找到了下家?本来想长篇大论说给她听的,可惜,从朋友转成同事之后,我发现我们的交往变得微妙起来。所以,咱只好不咸不淡地扯了几句。 

    我为什么要走?

    假如COO派给我这样一位上司:要么,看着养眼;要么,学识渊博;要么,心胸宽广。三者中,有任何一样,我都不会想走了。
  • 我用艾伦的方式,列了一张清单,“留下来的理由”VS“走人的理由”。结果是4比10。

    我说过,我不想浪费生命。我想用我这有限的人生体验更多的有趣和快乐。

    还要挣扎多久?

  • 我以前比较喜欢扮怨妇,一是为了博同情,二是借夸张表达来炫耀自己的洞察力。现在突然感觉这样做很不好。

    30岁以前的一些女人,不论美丑,常会幻想自己深受他人(特别是男人)的喜爱。这种幻觉可以成就一些畅销书言情作家,一些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人见人爱”这一幻觉,可以使自己的人生充实丰满,同时为别人的生活提供娱乐和谈资——有益无害。

    30岁以后的一些女人,不论婚否,常会幻想自己深受他人(特别是男人)的陷害;这常常导致...
  • 早上8点多钟,高HM给我发了条短信:安东尼吉登斯要在中大讲座不知道是不你感兴趣的那个?我回复她:现在我对他没兴趣啦!

    我不禁联想起去年我参与操办的那个中欧汉学家学术会议以及美国人类学家马库斯来访的前前后后……

    那个会议从北欧来了好几个圣诞老人似的白胡子老头,有几个还是拖家带口来的。会后我给他们分别写邮件,意图收集会议论文结集出版,结果只有马悦然老人家交了两篇:一篇是会议上的发言稿、另一篇是专为此次会议撰写的论文。在新年前后,他老...
  • 无聊的自言自语 - [郁闷]

    2007-11-16

    [本日志已设置加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