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倾城》一顾廿多年 - [认真]

    2011-01-0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w818-logs/96545203.html

    三毛、丝袜、马桶……,那件事,已经过去20年了。

    忘了最初是怎么读到《倾城》这本书的了,只记得那大约是我上中学的时候,我爸和我妈还是两地分居着(但眼看着要调动到一起了),当时我们快要从一栋楼搬家到附近的另一栋楼,我们家两个房间的家具也搬来搬去换了好几次格局,全家当时对新鲜生活的向往与对往日时光的留恋相交织,那又是一个少女成长到突然间变得格外敏感的时期,在这样的小背景之下,我不知道是买来还是借到了那本崭新的书:《倾城》。

    我读这本书的时候还没有开始怀疑人生,不像我在后来读张爱玲的《倾城之恋》的时候,已是一个挑剔的读者。那个时期的我沉迷于三毛在书中所描述的种种生活细节,我至今还记得她如何写到妈妈做的那条加了紫色荷叶边的白裙子、她梦见她大弟弟已死的那种绝望和悲伤、把自己钉在书桌前苦读的那份毅力、与异国军官一见钟情又不得不分开的心如刀割、匪兵甲和匪兵乙的朦胧心动,等等,记得最深的是那四个字的标题“不负我心”。

    回望《倾城》,这么自恋的一个人和这么自恋的一本书,换到今天,如果有人推荐给我,我一定无法认真读下去。但在我初见她的那一年,却一度是我心头大爱,之后三毛的其他作品也没有如此深沉地袭入我心。所以,一个人和一本书的缘分,也极是难得。

    不知不觉间,随着三毛笔下的种种喜怒哀乐而体会异样人生的那个懵懂少女的气息穿越了我人生的二十多年,今天,又再次浮现。

    我怀念已逝多年的我的少女时期,我怀念已逝多年的三毛。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