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盛名难符? - [平静]

    2010-12-2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w818-logs/92440937.html

    说罢饭局,该说说精神食粮了。

    本周二晚上,爱读书会照例在小酒窝举行。这次的主题书是《少有人走过的路》,黄佟佟主持。应丐帮好友黑子要求,经读书会领导审批,我带上了黑子出席,他也成为本次读书会上一道格格不入的风景线。从他这个外人的角度看,本次读书会竟然只有黄老师和蔡老师两位书友完整地读过主题书,而其他那些没怎么读过此书的人竟然也能夸夸其谈那么久(例如一向稳重沉着的我),这使他油然而生起一种“我也能办个读书会”的野心。当然,他也承认爱读书会的各位文学修养都还比较高。

    因为我推荐过约瑟芬-铁衣的一本久负盛名的历史推理小说《时间的女儿》,黑子很郑重地表示他要找来看看,于是我又推荐了几本我正在看的她的其他几本著作。比如《排队谋杀案》。

    有些小说,不看到最后你是无法准确下结论的,类似盖棺定论。昨天深夜从电影院看完《非诚勿扰2》回家之后一时睡不着,我把床头那本一直留着悬念的《排队谋杀案》看完了。可能是我的期望值过高吧,这本书我觉得有点盛名难符。

    说起约瑟芬-铁衣,很难不被拿来跟阿加莎-克里斯蒂做比较。比如有这样说的:

    “她是20世纪30年代以来,推理史最辉煌的第二黄金期三大女杰之一,也是其中最特立独行的一位。和她齐名的阿加莎-克里斯蒂、多萝西-榭尔斯都是大产量、行销惊人的作家,铁伊却穷尽一生之力只写了八部推理小说,八部水准齐一的好小说——是推理史上极少数一生没有任何失败作品的大师。”

    还有这样说的:

    “如果你仅仅知道阿加莎-克里斯蒂,那说明你只是侦破推理小说的初入门者,直到开始阅读约瑟芬-铁衣,你才有可能推开智力与人性的另一道门。她生得比爱伦-坡晚,写得比阿加莎少,情节比丹-布朗简单,主人公又比福尔摩斯笨……但你就是不能不读她。即使在知道凶手是谁的情况下,你依然可以一口气将约瑟芬-铁衣读完,她用来推动阅读欲望的,不单是情节的张力,还有感同身受的人物命运。”

    不能说完全是胡说,但在看完《排队谋杀案》之后,我开始不太认同以上的论点。

    就我所读过的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作品而言,她笔下的侦探形象,不论是波洛还是马普尔小姐,她在书中的大部分篇章里只展示他们的所作所为,却把他们的所思所想留到最后才来揭示,这就很有技巧地使读者蒙着眼睛经历了一系列跌宕起伏的前戏,迫不及待地期望着高潮的来临,而阿婆在结尾给的每次高潮几乎都没有令人失望——就算有些许失望的时候,你也要考虑一下她是一个多么高产的作家。

    但铁衣不同。就我所读过的她的四分之一的推理作品——《时间的女儿》和《排队谋杀案》两本书——而言,她笔下的英俊巡官格兰特的每一次观察、每一次思索、每一次行动,她都没有漏掉。因此,我们在《排队谋杀案》中,经常读到一些凭借该英俊巡官的直觉和运气才能使剧情走下去的细节。比如:推动剧情的目击证人的出现,是在格兰特经常去的那个酒家里上班的年轻人,而格兰特也是凭借所谓的第六感感应到了此人的存在;再如,他去抓捕嫌疑人的时候,也是凭知直觉感应到此人在或不在某一栋屋子里;最让我难以接受的是:最后此案的真正凶手,是自己跑来自首的,有点无厘头的感觉——至少我期待的高潮落空了。而且,从设置悬念的角度来说,作者也不算高明的,几乎看到三分之一左右,我就大致猜出这是怎么一回事了:嫌疑最大的那个是冤枉的、是不是自杀、谁要杀谁、动机都是因为爱、没有真正的坏人……

    当然,从文字功力和文学性来说,铁衣可能胜过了阿加莎,尤其是景物描写,“但比起拜雅特,还是差了不少啊”,我心里有个声音这么说。从可读性来讲呢?铁衣的文字还是容易读的,主线清晰,阿加莎设置的迷惑选项太多,次要人物的形象也不鲜明,在塑造人物方面铁衣的确要胜出很多,寥寥数语,功力深厚。

    为了进一步确认或修正这些结论,我会把铁衣的另外几本书也仔细读一读。

    这是非常有趣的只属于我一个人的游戏。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饭局流水帐 2010-1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