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厦将倾 - [好玩]

    2010-10-0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w818-logs/76965640.html

    “喂!下面那个!”

     

    听见这个朝着她叫喊的声音时,她正舒适地躺在这座大厦的30楼的某一户大阳台的一把竹制摇椅上。摇椅的旁边有个小茶几,放着一个苹果、一袋零食,还有一个带盖的茶杯。她悠闲地晃着摇椅,入迷地看那本书。

     

    “喂!下面的!”

     

    她移开那本书,朝大厦顶层的方向看了看,仿佛看见了我,一个站在高处俯瞰她的男人。

     

    “你能上楼顶来和我说说话吗?”

     

    她把那本翻开的书朝下摊放到胸前,平静地看着我,但没有答话。我也同样低头看着她,不急着重复我的问题——我甚至能看清那本书的封面:《狄更斯鬼魅小说集》。就在此时,我感到脚底下和空气中传来一阵微弱的震动,那震动在我的想象之中变得越来越猛烈,我几乎能预见到这座大厦在不久的将来必会倒塌。

     

    我又重复了一次我的问题。她犹豫了一会儿,终于站了起来。她把书放在摇椅上,伸手拿起茶几上的茶杯,揭开茶杯盖子,喝了一大口,然后拿起苹果,抬头看了我一眼,从阳台上往房里走去。在我看来,她的一切举动都像慢动作一样。

     

    我就在这座大厦的顶层,边徘徊边等待。这座大厦落成不久,在这附近可算是一个新地标。大厦的外表威猛阳刚,但我却对它内部设计的不合理构造和建造过程中的偷工减料了解得非常清楚。

     

    当我再看见她的时候,发现她正站在楼顶的楼梯间门口。她盯着我看的样子,看似从容,我却能觉察到她内心深处藏着的一丝异样的惊惧。我朝她走去,她也挪动脚步向我走来。

     

    “谢谢你愿意上来陪我说话!”我发现一袭长裙的她相貌清丽,身材傲人,脸色苍白。她在离我大约三步远的地方站住了。

     

    “我不确定”,她说,“以前是否见过你。”

     

    “在哪里见过我?”

     

    她四处看了看,没有回答我。

     

    我说:“我有要紧的事情想跟你说。你住的这座大楼快要倒塌了!赶快搬走吧!”

     

    她惊讶地看着我:“是吗!你怎么知道的?我还以为你……”

     

    我问道:“你本来以为什么?以为我是坏人?想要对你不敬吗?哈哈哈哈……”

     

    她有些不安,但随即就放松了,我能感觉到她的那丝惊惧也消失了。她向我走近了两步,我几乎都能闻见她秀发间散发出的香甜味道。

     

    “说正经的,赶快搬家吧!”我神色凛然。

     

    她不急不缓地啃了一口苹果,背过身,踱起步来。走了几步,她又悠悠地回头,瞧着我。她那略带哀怨的眼神令我不禁一颤,还有她啃苹果的样子,也在提醒着我,她和我必定是见过的。

     

    我走过去,对她说:“我好象也见过你,但我想不起来了。你叫什么名字,是做什么工作的?”

     

    她把苹果咬在嘴里,双手将被风吹乱的长发拢在脑后,盘成一个随意的发髻。她的每一个动作都是这么地美,我看呆了。

     

    她拿着苹果,斜眼看着我:“你是不是去过金莺夜总会?我以前在那里做事,我叫小丽。”

     

    我摇头:“怪不得你这么好看……。哦,不,我只是一个建筑工人,你可以叫我阿龙,我没去过夜总会那种地方,”我勉强挤出一丝微笑说,“一开始,你好象有点怕我似的。是为什么呢?”

     

    她迟疑地说:“阿龙,呵呵,我本来还以为,你,想敲诈我呢!”接着她放声笑了起来。

     

    “这大楼不牢固,快要倒塌了,你赶快搬家吧!还有,你要通知你的邻居。”我几乎是在哀求她。

     

    “为什么你自己不去通知他们呢?我跟这楼里住的人一点都不熟啊!”小丽说。

     

    “我试过跟他们说,但没人理我。只有你,只有你愿意听我说话。所以,我只能拜托你了!”

     

    “阿龙,你为什么会来到这个城市?你本来应该是个农民吧?”小丽突然转移了话题。

     

    “是啊。我本来都考上大学了,家里付不起学费和生活费,所以,我就出来打工了……”说到这里,我突然想起来:“我在火车上见过你!那时候,你也是刚从老家出来,我买了一袋苹果,我们俩分着吃的……”

     

    我看着小丽,她也看着我。不一会儿,我发现她哭了,她扔掉手里吃剩下的苹果蒂子,蹲下身子,捂着脸,肩膀一抖一抖的。我也走过去,在她身边蹲了下来。

     

    小丽抬起头,看着我:“阿龙,我真的应该早一些就想到是你的。原来他们说的都是真的。他们说,这座大厦在封顶的时候,有一个建筑民工从这里摔了下去,我真没想到,那个人就是你!”

     

    “你知道吗,其实我是被人推下去的……”我轻声说,“那年下了火车之后,就没再见过你了。这次一见,你的生活很好啊!你为什么不害怕,为什么不搬走呢?你不相信我说的吗?”

     

    “你不知道,我来到这城市之后,都经历了一些什么!我做过保姆、清洁工、小秘书,最后去了天上人间。我想找个有钱人结婚,这样就算有依靠了。我还想和有钱人生个儿子,这样我的后代就不必跟我一样遭罪。可我,没那个命!”小丽咬牙切齿。

     

    “可是你能住得起这个大楼,已经很有本事了!”我由衷地说。

     

    “这么说,其实你还不知道?阿龙,我和你是一样的啊!”小丽悲切地望着我,“在夜总会,我认识到一个有钱的老板,他让我住在这里,我还以为我总算找到了依靠。谁知道,他在香港有老婆有孩子,为了瞒住别人我和他的关系,他下狠手把我毒死了。”

     

    “那你我可都是真正的冤魂不散啊!”我和小丽一起大笑起来,这笑声在这空旷的大厦顶层听起来显得格外地凄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