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反刍 - [好玩]

    2010-09-2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w818-logs/75578541.html

        刚刚过去的中秋假期里,我们一家人去了花都。和朋友们打牌、抱娃、扯淡,在饭局中的几天时间很快过去了。

        闲下来的时候,我陆续看了三本书,分别是《人性记录》、《无人生还》和《契诃夫短篇小说选》。睡前影片是:《眩晕》(High Lane)和《9.99美元》。

        大约我的身心都有些消化不良吧。

     

    关于小说和影视作品,尽管舆论界会有一个大致的评判标准,但具体来说,每个人的品味又都是不尽相同的。比如,在我的朋友里,有特别喜欢阿加莎-克里斯蒂的H小姐,也有不怎么喜欢阿加莎-克里斯蒂的M小姐(M小姐喜欢奎因);再比如,《幻影书》是深受我喜欢的一本书,但某位少年成名的美女作家却认为其作者保罗-奥斯特是个无聊得一望无垠的人;又比如,我的一个爱读《名牌》杂志爱收藏红酒的好朋友W,试图向我展示村上春树的魅力,却白费了力气……

     

    我曾经缺乏勇气承认以下事实:如果把东野圭吾、岛田庄司、松本清张、京极夏彦、阿加莎-克里斯蒂、奎因、布洛克、钱德勒、丹-布朗等人的侦探/推理小说摆在我面前,在人前和人后,我的排序和取舍是不同的。

     

    在人前,我可能会把东野圭吾的书排在最后;但背着别人,我最先拿起的可能也是东野圭吾的书。因为他的书叙事浅显,容易入戏,之后的回味也最轻松——好比最初的一团乱麻,整理过后就是一根清晰纯粹的主线,没有太多的疙瘩和旁支。也因此,我很少花钱买他的书来看,一般都是从朋友那里借阅。

     

    从侦探小说的角度来说,京极夏彦的书比较晦涩和做作,但他的书,冷门知识含金量比较高,因此,我常常要克服自己“看不下去”的念头,以拓展知识面的学习态度使阅读继续;奎因的小说,有较强烈的时空异域感,但不乏巧妙的细节安排,需要用心;钱德勒和布洛克重在塑造个性人物,小说的情节感不强,但很有腔调;而丹-布朗在这些布阵人当中是阵仗摆得最大的那一个,我承认,他的书是很牛逼的催眠读物,而不是像东野圭吾的那些令人想一口气读完的轻松读物。

     

    在我这里,阿加莎-克里斯蒂介于东野圭吾和丹-布朗这一系列人名清单的中部,属于可读性和收藏性都比较中庸的地位:适合带着去度假,读完了也可以顺手扔掉或就地送人。

     

    这次假期看的阿婆的《人性记录》和《无人生还》两本书,我略微有些感受。

     

    《人性记录》这个书名其实不是很贴切,据说原名是Lord Edgware Dies(埃奇韦尔男爵之死),很直白。阿婆很擅长设置许多迷惑选项,我们光是对应那些复杂的外国人名就需要用心了,何况还有种种模棱两可的描述以及无巧不成书的那种巧合,回过头来再看才能参透其中的苦心。

     

    《无人生还》在后半部稍显生硬,阿婆自己也承认,这是她写得最为艰难的一本书。因为要和那首引用的童谣相呼应,去设置令人满意的杀人场景并做出合理解释,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此外,《无人生还》一书的意义在于,它是暴风雪山庄模式的代表作,在此后不胜枚举的推理小说和推理剧中都能看到此书的影响。

     

    得闲时,我还翻阅了《契诃夫短篇小说选》。浏览了《宝贝儿》、《跳来跳去的女人》、《苦恼》等几个名篇。契诃夫有个超级粉丝在书的前言里说,哪怕把莫泊桑的书全部毁掉,只留下了契诃夫的那篇《苦恼》,也是值得的。这一点我不能认同。契诃夫有其自身的历史局限性和视野局限性,比如,我觉得他对于女性存在某种刻薄的偏见,在这一点上,莫泊桑就好一些,他对于女性的描写似乎更多的是出于同情。而且,契诃夫的短篇读下来会感觉很压抑很无助很悲伤,这也是我更愿意去读欧-亨利的短篇的原因。

     

    两个睡前影片,分别是《眩晕》和《9.99美元》。完全不同类型的影片。

     

    惊悚动作片《眩晕》:此片可以更名为《人性记录》或《无人生还》。不适合睡前看。

     

    动画片《9.99美元》:描写了几个已经失去老婆、正在失去老婆、正在找老婆、将要找老婆的男人们的苦闷和无聊生活。睡前可以看。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幸福的读者。
  • 幸福的孩子。
    我中秋还上班呢。国庆继续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