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年9月12日 星期天 雨 - [好玩]

    2010-09-1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w818-logs/74812059.html

     

    喜欢夏天的雨声。

     

    站在我家阳台上,窗外是一棵枝叶繁茂的大树——也许是细叶榕吧,碧绿闪亮的叶子从容不迫地承接着天上降落的晶莹甘露,时而颤抖着,时而摇摆着。我在二楼可以望见这棵大树某些枝桠的顶端以及藏在枝桠之间的几颗小果子,也许这棵大树并不是细叶榕?我们相互温柔地凝视着。和这大树相处了大约八年,我却不知道它的名字。

     

    阳台上晾晒的衣服散发出阵阵好闻的香气,我平静而愉快地呼吸着,这香气又夹杂着夏雨清爽干净的味道,将我带回了某些记忆中的时刻。

     

    小时候的某一个夏雨时节,我躺在凉席上翻看《红楼梦》,记不清看的是连环画还是简写的儿童版了,但背部的清凉和窗外的雨声以及心灵的愉悦却是深深烙刻在记忆之中了,此后我就不知不觉地喜欢上在下雨天躺在屋里看书。另一个时刻,大约在冬季,窗外电闪雷鸣,宛若末日的黑夜,我在被窝里躺着,捧着一本《呼啸山庄》或是《丧钟为谁而鸣》,床头柜上是一杯热茶和若干零食,这漫溢着安全感和温暖感的场景时常浮现在眼前(有时是我刻意经营的),如今想来的确矫情。

     

    今天这个夏雨时分我也矫情地拿起了床头的一本书。是杰克-伦敦的小说选。其实不久之前已经看过,今天不过是应景地重温一下罢了。但我竟然读出了很多新奇的味道和感受。

     

    本来,我对杰克-伦敦的印象是:主角是那条叫做巴克的大狗的《荒野的呼唤》也许是他最好的代表作了吧,我多次在阅读此文的过程中热泪盈眶,并在放下书本意欲起身的瞬间有巴克附体的恍惚感,我仿佛真的懂得了远方森林里的那些目光如野火的兄弟们了。后来我又在他的其他作品中与那些19世纪淘金年代富有事业心的雪橇狗们反复邂逅。我以为他最好不过的作品也就是雪橇狗知音界当中的翘楚而已。

     

    但其实杰克-伦敦的成就远不止如此。在我今天读过他的几篇小说之后,不禁由衷地感慨道:其实杰克-伦敦也不愧为淘金年代的妇女之友呢!他写的女人和他写的雪橇狗完全可以同时站上杰克-伦敦最精彩小说形象的领奖台。

     

    在《寂静的雪野》当中,有三个人物角色:印第安女人露丝,露丝的白人丈夫梅森,以及梅森的亲密战友基德,其他配角包括一只雪橇狗卡门和它可怜的队友们。露丝吃苦耐劳,深爱她的重婚的白人老公,同时也对命运的安排俯首帖耳。《女人的刚毅》塑造了一位好老婆帕苏克,她像一条狗一样被公务员查理买来,又像一条狗一样爱上了查理并且心甘情愿地为查理付出了一切,包括生命。在《意外》中,伊迪茨算是个在文明世界待过了二十多年的女人,但她嫁给了个没脑筋的汉斯,在意外事件中,她成了汉斯的主心骨,但也几近崩溃。《在甲板的天蓬下面》终于涉及到一个真正的“上等女人”卡鲁塞尔斯小姐,她美貌惊人,家世显赫,不仅是游泳天才,而且简直是个无所不能的女人,男人们见了她都像狗见了主人一般争先恐后地表忠心。但这个故事倾尽全力最终要表达的意思却是:有些上流女人,“不是说她像猪,而是,她就是一头猪”……

     

    我试图从这些小说作品里总结并推断出杰克-伦敦对于女人的品位和评价有些类似他对狗类的评判标准,我知道这推断很可能是武断而片面的,但我仍然忍不住这么做。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矫情 2010-0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