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 - [好玩]

    2010-07-2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w818-logs/70009945.html

    身为一个相信自己是正宗巨蟹座的女人,最近几天可能是我最自由也最难熬的一段时间了。出差在外的汪汪很担心我的独自生活能力,同时也在牵挂回奶奶家过暑假的月月,我则是每天都在掰着手指头数:还有几个夜晚,他们就回来了。

    这几天都很早就醒来,然后匆忙出门,汇入拥挤喧嚣的人潮,陌生人的眼神不耐烦地掠过我,又落到别处。我也轻飘飘地扫视着一切景物,感受着都市生活所特有的那种盛夏里的冷漠。即使是面对面、肩挨肩的人,也未必是可以敞开交流的人——这好象是常识,但我觉得这是一个悲哀的倒退。

    金钱社会、全球化、成功的捷径、竞争意识……这些玩意让我如此讨厌,因为它们不仅张扬地暗示着人类对自然的掠夺,而且也明确地鼓励着人类对同类的掠夺。人类生怕自己毁灭得不够彻底。

    但人又是群居动物,人离不开同类。我本能地选择和淘汰着周围的人群。这是迄今为止,我最欣赏自己的地方之一。是的,我又要说丐帮了。按照学究的说法,丐帮算是我的首属群体,是我参与社会生活的基础群体,在情感上,我有认同感和归属感。

    这一周以来,我每天晚上都跟回自己家一样,去木子家吃晚饭。木子的家属王总也在,因此,吃完晚饭和水果,我们三人还会谈谈人生,谈谈理想,然后我回自己家洗洗睡觉,没觉得有多孤独。

    昨天的晚饭时间,因为强烈向往木子家的饭菜香,丐帮首俊兔子(曾全票当选帮花)、首智老黄(口头禅是“我来教你”)、首贵黑子(父亲是副军级高干)、首贤东东(爱妻护女特别贤惠)齐聚我帮首福王总(最有福的男人)家,干掉了两瓶奔富407,半瓶茅台(还有一瓶茅台被强烈制止才没开),外加一瓶法国红酒和老黄带来的一瓶高度数白酒,以及满桌子的菜,和老黄家从成都刚带回的若干个兔头。

    王总其实已经谗得不行了,不过身为上流社会的一分子,要优雅地忍

    一个用眼神杀人,一个用笑容迷人


    我帮最少年老成的两位:看着上岁数了,其实年龄最小

    都到了上有老,下有小的年纪了。(上图:伸出几根手指,代表有几分醉意。)

    大家还相约了8月中旬的出行计划,金牌销售员黄总和口语交流大师王总以及黑社会的黑之黑总联袂演出,循循善诱,竟然让各家爽快地交出了定金各500RMB(不去的没收充公),除了首慎(谨慎的慎)东东和首吝(吝啬的吝)簌簌没当场交……

    分享到:

    评论

  • 要整顿一下丐帮帮风了:为老要尊,为富要仁
    回复11楼说:
    党发话了。。。。大家要遵守。
    2010-07-22 12:05:10
  • 看过这篇文章的记得交钱!
    回复老黄说:
    哦,原来我不知不觉写了篇软文
    2010-07-22 12:06:52
  • 抢个沙发,下次叫俺首黑
    回复黑子说:
    首长黑子好!
    2010-07-22 12:0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