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婚礼 - [好玩]

    2010-07-0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w818-logs/68236520.html

    今天是我的大喜日子,我结婚了。

     

    我终于结婚了。我们家是当地的高知高干家庭——我爸是县医院副院长,我妈是镇中学生物老师,我是个学中医的医生。我妈常说:多少人盯着我们家啊,多少人想把姑娘嫁到我们家啊!……我终于结婚了。

     

    我的新娘子不简单。我们从中学起就相好,我考上医学院的时候,她上了师专。她比我早工作三年,人长得漂亮,又能歌善舞,套用我妈的句式,多少人盯着她,多少人想跟她相好啊!……但她终于还是要和我结婚了。

     

    我一直在流泪,我完全控制不住。我大概这么哭了一个礼拜都有!我妈把我的眼镜都收走了,就是为了让我痛痛快快地哭!这是幸福的泪水。

     

    我的新娘中文名叫马爱丽,不过她让我们大家都喊她的英文名“爱丽丝”。我最爱的钢琴曲是《致爱丽丝》,最爱的电影是《爱丽丝梦游仙境》,最爱的漫画是《爱丽丝学园》……。我对爱丽丝的爱有多深有多广,大概只有天知道。

     

    爱丽丝一直很爱我,直到那个福建来的傅老板的出现。那个傅老板在我们县城北边的小溪河畔建了一个叫做“傍山溪谷”的高档小区,还在县城远郊建了个紫竹竹艺厂,听说县城里开的第一家夜总会“玉霄宫殿”他也是大股东。总之他差不多是我们这儿突然出现的特别有钱而且有权的大老板。

     

    这个傅老板把“傍山溪谷”高档小区里最好的一套别墅让给爱丽丝住着——你看我的爱丽丝多么有魅力啊,居然把这么大的老板都迷倒了。而且傅老板还每个月拿给爱丽丝1万块零花钱,你看看,啧啧。我一个月才两千多啊,而且在我们这里,我本来是高知高干家庭的子弟,两千多也是绝对的高收入,我本来是绝对的体面人哪!

     

    说到我的工作,那也是绝对体面。我是个医生,我学中医的。我的医术也是不错的,毕竟我们家是中医世家,备受全县人民的尊敬。比如我曾经给一个叫玫玫的少女治好了血崩,她对我由感激而产生了爱情,随时准备献身给我。这事连我妈和我哥们都知道。

     

    我最好的哥们叫大勇,他跟我同一个院子长大的,他爸是我爸手下。大勇是西郊脑科医院的医生——脑科医院其实就是精神病医院啦,所以大勇虽然也是医生,但比起我来,多少还是差了一个档次的。不过,我从来没有在他面前显露过优越感。

     

    对了,爱丽丝不是被傅老板包了吗,每个月还有1万块零花钱,住着全县最好的房子。那么,她怎么还是跟我结婚了呢?让我想想。让我想想。我突然不太想得起来了……,我得问问大勇。但是大勇对我说,别去想那些!!好吧,那个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跟她结婚了!哈哈。

     

    我妈和大勇站在酒楼门口迎宾。我抬起我的泪眼寻找我的爱丽丝,啊,她就在我身边!我对爱丽丝说:你看!我妈就为了收礼金,非要摆这婚宴!我知道你想旅行结婚,我也是!爱丽丝微笑着摇摇头,又伸过手来摸了摸我的后脑勺。我觉得好舒服,爱丽丝还是那么地温柔体贴,真不愧是我深爱多年的爱丽丝啊!难怪傅老板愿意花大钱包她做二奶呀!我流了更多的泪水。

     

    陆续有客人进来了。我拉着爱丽丝站起身,我对客人说:

     

    “你们知道傅老板吗?就是‘玉霄宫殿’那个大老板呀!爱丽丝上班的地方。他每个月1万每个月1万地给我的爱丽丝发着当零花钱呀!啧啧。……那个傅老板了不起呀!我真的佩服他,不过,现在我是同情他,哈哈!你们都羡慕我吧,我知道,我知道,我特别知道!”

     

    爱丽丝一直没有打断我的说话,挽着我的胳膊,优雅地向客人们点头。

     

    我妈和大勇都进来了。我问我妈:“收了多少礼金?”我又问大勇:“来了多少客人?”他们只顾着招待客人,没怎么回答我。还好爱丽丝一直在安抚着我,她抚摩着我的手背,我幸福得说不出话来。

     

    没过多久,我妈又走了过来,我看得出来,她也一直在流着幸福的泪水。她和爱丽丝说了很多话,我都不耐烦了,我大声问我妈:“你怎么像在嫁闺女呢!你怎么能哭呢!还没完了!”

     

    大勇走了过来,把我妈拉开了,领着我和爱丽丝向外面的一辆车子走去。一群客人都跟着,我妈也跟在后面。我懒得管他们了,我只管把我的爱丽丝的手紧紧抓住。

     

    车开了一阵子,具体多久我也不记得。我只记得爱丽丝摸着我的手背,差不多有八百多下,有快有慢,舒服极了。我还要求她按照《致爱丽丝》的韵律抚摩我,她也照办了。我真要幸福死了。

     

    车突然停了。大勇领着我往一个地方走去。这地方有点眼熟,我仔细看了半天,那边有块大牌子,我抹了抹流个不停的眼泪水,模模糊糊地看见了几个字:“……脑科医院”。

     

    大勇把我和爱丽丝一直牵在一起的手使劲掰开,然后拉着我往里走。我使劲挣扎着,大声抗议:“你在搞什么!你算什么兄弟!”大勇边扭着我推着我往前走边回头对着爱丽丝说:“玫玫!要么你还是一起帮着把龙龙先弄进来再说吧!”

     

    我突然觉得头很痛很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