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忧郁的精神自虐症患者 - [好玩]

    2010-06-1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w818-logs/66421140.html

    这周,有两位朋友在微博上分别提到自己需要正面能量,我亦深有同感!

    长期以来,每当我陷入深深的忧郁,我都很少从正面开导自己用积极乐观的心态去面对一切,反而总是加剧暗示自己:“真是倒霉啊!真是愤怒啊!这个世界的真相啊!啊!啊!啊!”在和朋友倾诉忧郁之事的时候,我也总是不知不觉地夸大其辞,生怕把自己说得不够倒霉不够纠结:从恶劣的客观条件分析到局限的主观能力、从人性的阴暗和矛盾分析到政治的本质和结构、从过往的悲观案例分析到当前的残酷形势……,总而言之,我好象患有精神自虐症,喜欢从言语所虚构的意境里去获得受虐快感。

    一般来说,我的倾听者不论是出于礼貌还是出于关心,总会对我的忧郁表现给些反应:或同情,或激愤,或打击,或劝解,或淡定,或给出解决思路。而我,在倾诉过后,有时会感到稍微轻松一些,有时却会加剧了忧郁。这可能与朋友的不同反应有点关系吧。

    我的朋友当中,有一位格外乐观格外能够提供正面能量给我的是GRACE,我们从中学起就熟识。虽然那时的我还没有像现在这样经常陷入忧郁经常气急败坏,但也像一枚结着哀怨的丁香花,难得灿烂起来,可能这与我当时的另一位好友ECHO有点关系,她喜欢张爱玲之流,其本人洞察世态人心的能力也令我惊叹,大约是受她的影响吧,我观察世界的心情经常是沉重的。ECHO和GRACE可以代表我朋友当中的两种类型。ECHO使我睁开眼睛看到原先看不到的黑暗,GRACE却使我抬头仰望天空,忘记那些黑暗。她们都是我的良师益友。

    随着人生道路的曲折延展,我丢失了很多老朋友,又得到了很多新朋友。GRACE时远时近,一直都在,ECHO和我却是越来越疏远了。虽然疏于联系,但我知道我和ECHO的世界还是相通的,我们看问题的视角差不多还是一样的:我们都是那种喜欢从最坏的角度去看问题,做着最坏打算的人。不同的是,一旦坏的结果真的来临的时候,我比她更不堪一击。

    GRACE是另一种人。她爱笑,乐于助人,轻易“不会放弃”。遇到挫折和打击的时候也不见她有令人担心的言谈举动,回想起来,都是她在安慰我,她都没有需要我安慰的时候。她很能感染我,有一段时间,我们见面必互称“DEAR 琳达”和“DEAR 咪咪”,并大笑拥抱,不能见面的时候就勤奋地通信。有一次,我又向她倾诉了忧郁的事,并深沉地问道:“快乐是什么?”她回信给我:“快乐就是你自己的傻样!”……

    我经常咀嚼GRACE告诉我的这个答案。我觉得这个回答非常深刻。我为什么经常忧郁呢?很可能一开始是为赋新词强说愁,装忧郁症,装丁香花,以为这样很好看,久而久之,就习惯成自然,忘了我为什么非要忧郁了。GRACE的回答包含的道理是:其实快乐很简单,只要你忘记装自己,恢复自己的傻样,接受自己的傻样,就能感受到快乐了!

    GRACE目前在南非工作,我很想去看她,从她那里获得一些正面能量。但我晕机,同时又有些其他因素的干扰,不知道能不能成行。我很忧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