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为什么会政治冷漠 - [好玩]

    2010-01-2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w818-logs/56672893.html

    昨晚我们爱读书会在《南方周末》报社的会议室举行。预设主题是谈论梁文道和马家辉,主题书是梁文道的《常识》、《我执》。召集人是麦小麦,主持人是姚远东方。

     

    会前我还告诉主持人,我申请不发言。因为我本来以为这次要谈论的人和书我都没有太大兴趣。但是后来讨论的气氛比较热烈,多位书友都从与梁文道的私交入手谈论他为人如何NICE,待人处事如何有涵养。眼看着我们的读书会就要变成歌颂会了,作为爱读书会的忠实书友,为了提升谈论的乐趣,我私下认为此时迫切需要一位反方,形势逼人啊!于是我义不容辞挺身而出,毅然唱起了反调。

     

    与其他书友相比,其实我谈论的梁文道并不是肉身意义上的梁文道,而是他作为一个电视工作者、几本书的作者而表现在大众面前的那个公共知识分子的形象。或者可以理解为罗兰-巴尔特在文本意义上所指的作者之死。因此,我完全没有要冒犯梁文道本人的意思。

     

    既然谈到了公共知识分子这个概念,无意中这就触及到了政治体制方面的问题。在当前的信息环境形势之下,好像也算敏感话题。真无趣。

     

    什么是政治呢?在我看来,政治就是关于一部分人管理/控制/统治/压迫另一部分人的所有学问。比如,床第政治、性别政治、办公室政治、国际政治……。可以说,只要这个世界上有大于等于2个人的存在,政治就无处不在;与此相关的另一个重要概念,是权力。(而谈论权力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但为了不跑题,这里暂不讨论。)

     

    与公共知识分子的职能相关,需要理解的一个前提概念是政治结构。最简洁直接而略显粗暴的理解方式就是二分法:管理/统治群体VS被管理/被统治群体。那么,一个无法逃避的现实就是,你,或者其他任何人,必然属于其中一个群体——你可能在某个政治权力结构当中处于分母的地位,而在另一个结构当中,你处于分子的地位。当然,这些结构在现实当中有着相当复杂多样的变体形式,有些变体会具有一些蒙蔽色彩。但是无论如何,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种二分的政治结构几乎是绝对存在、无法推翻的。

     

    在此我要插一句,事实上我无意去断言:管理群体都是不好的,而被管理群体都是值得同情的。我只是在陈述一个我所理解的虚构现实。

     

    好了,在这样一种绝对存在不可推翻的政治结构当中,公共知识分子的职能是什么呢?为什么会有这样一种角色存在呢?他在绝对二分法当中究竟属于哪一个阵营呢?

     

    这又涉及到另一个概念,经济。政治是经济的集中体现,这也几乎是一个人所共知的真理了。比如,床第政治、性别政治、办公室政治这些我们切身感受和经历的政治当中,哪一样脱离得了经济因素呢。

     

    仅凭救世济人的道德感和崇高的乌托邦理念就能成为公共知识分子吗?答案应该是不会。公共知识分子不过是一个职位罢了,是管理/统治群体设置的一个安全阀,供被管理群体宣泄情绪的一个通道,说难听一点,是管理/统治群体的雇佣军:给他话筒,让他在许可的范围内说一些志在拉拢被管理群体的话。

     

    那么,难道公共知识分子就没有个性了吗?就成为喉舌机器了吗?当然不是!但是,他们的舞台是被规定好的,他们的功能是被预设好的,余秋雨、韩寒、梁文道……,不论他们主观上是否愿意,是否主动选择成为公共知识分子,殊途同归。

     

    我为什么不喜欢梁文道所扮演的这个公共知识分子的角色呢?因为我觉得他很狡猾,他想两面讨好,不愿意触及所谓的本质问题,所以他暧昧地蜷缩在政治二分结构当中,穿梭在不同的文化语境当中,搬运一些2手说辞,贩卖一些2手理念,很好地模糊了一些不同观念之间的界限。

     

    但是另一方面,我并不能去说,他这样就是不对的。因为,就目前我们所处的年代和环境,“正确”还是“不正确”本身就是极其有问题的。很有可能,我们在某些公共知识分子所提供的信息的鼓动之下,会形成某种自以为公正自以为正义的信仰,然后就毫不犹豫地身体力行了……,但结果,这一信仰却造成巨大的悲剧(比如,一群人消灭另一群人是一种巨大的悲剧吧)。

     

    还是不要谈论政治好了,太无趣了。世界上有太多更有意思的事物值得我们去投入热情,比如谈谈爱情,谈谈美食,谈谈有趣的创意,比如昨天会场上大家收到这本书:《创意市集产品型录》,翻开这本书,你会发现,关心那些有创意的产品,强过无聊而无奈的吹水。你的人生,其实可以很精彩!

     

    相关博客:

    麦小麦: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0a12ec50100gcva.html

    张树: http://www.blogbus.com/dw818-logs/56702091.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