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见与偏见 - [认真]

    2009-11-2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w818-logs/52070866.html

    每个人都是从自己的立场出发,才能有所见有所感有所思(有时往往还充满了正义感)。如果说,你相信这世上的确存在一种“正见”的话,那么你必须同时也要相信,其实正见只存在于“没有自我”的那种立场,或者说,你要相信“自我是不真实的”。但,如果是这样,你在所见所感所思的时候,那个“你”,又是谁呢?

    “当悉达多完全不自负、不迟疑、也不骄慢地走近恒河边上的瓦勒那西附近的鹿野苑,遇见了当初由于他破了誓言,喝了苏佳达供养的羊奶而离他而去的伙伴们——这五位禅修者看到了悉达多远远走来,就共同决定不理会他,不跟他打招呼,更不用说站起来对他顶礼。他们讥讽说,那个骗徒来了!然而,由于悉达多毫无自我意识,步伐如此庄严,这五位禅修者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悉达多于彼时彼地,给了第一个开示,而这些过去的同修,则成为他的首批弟子。”(引自宗萨将扬钦哲仁波切所著之《正见》,本人引用时叙述顺序略有颠倒。)

    这一幕描述使我震撼。我深深地向往着,渴望着,有朝一日,能遇见一个如悉达多那样的了悟空性者,踏着毫无自我意识的庄严步伐,从我身边经过,然后我不由自主地站起来,丢弃掉“不存在的自我”,跟着此人一同飘走……。不过,我又真诚地希望这样美好的事情还是尽量推迟一些发生。

    我一直模糊地相信,我们的确属于一个虚幻的存在,建基于此,我们的所见所感所思也都是虚幻的。不过,我还远远未能达到那种境界:“踏着毫无自我意识的庄严步伐”巡视虚幻的人世生活,既而对所有事物都持有正确的见识。我估计我还需要修行几十年吧,直到我真正认识到,其实,“我是不存在的”,那个时候我就会飘走了,归入真实的虚幻。

    趁着我觉得我还存在着,我来记录几个偏见吧:

    1、本来,在我们小区,每个早晨和夜晚,都有好几群中老年奶奶们有规律有组织地聚集在一起,搞搞健身娱乐方面的活动。我原本觉得这挺好的事,个体层面上可以帮助奶奶们驱散对于“自我必将死亡”的恐惧,群体层面上可以营造一种“我们活得多精神”的社区景象。最近,我发现我这想法属于一种偏见,因为有充满正义感的业主提出了以下观点:(1)这种放音乐跳健身舞之类的活动扰民,使人睡不好,吃不香,无法进行正常的生产生活;(2)放音乐接的电是小区公用的配电箱,占用公共资源不道德;(3)配电箱接了电源出来,容易让无知小孩发生触电意外;等等。在奶奶帮看来,这当然也是另一种偏见。由于我不是他们双方的任一方,在看过小区公告栏里贴出的这个消息之后,我就踏着毫无自我意识的庄严步伐,转身离开了。

    2、不久前,我的一位前同事突然很着急地通知我,有一个公安局的人打电话去他们单位找我。由于我正气凛然,没做过什么应该被公安局对公召见的事情,所以我没其他联想,我只往我的同学朋友里去找线索。果然,是一位在公安系统工作的前高中男同学,突然很强烈地想要找到我。最后他终于成功地给我发了短信:“最近回老家的山里,清了清心,明了明目……”、“我已漂泊多有时日了……”。我立刻敏锐地捕捉到了这话外音,我回复:“不就是想告诉我,你升官了嘛!多大的官呀?”对方有点不好意思地回复了我,仍是官腔十足。我能了解他的志得意满和急于找人分享的心情。我们又顺便转达了对对方配偶的问候,我还特别嘱咐他,要跟他媳妇好好解释我们那纯洁的友谊。——瞧我对这件事的叙述方式,那位同学肯定觉得我充满了偏见。

    3、……其他的还是不说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