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海和我 - [疲劳]

    2009-11-0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w818-logs/50283418.html

    似乎很久没有写日记了,内心隐隐有一点类似便秘的不适感;为了得到些许畅快的排泄感,我决定要写几笔。

    离开广州的小家,我独自在上海呆了十多天。好象每天都很忙很充实,在想家的同时,我的心情似乎还是不错的。

    因为我们自己的兜兜转转来来去去,一个原地不动的城市,在不同的时候,和不同心情的你相碰撞,会使你对这个城市产生非常不同的感受。

    这次在上海的大街上,我略带惊奇地发现:不论是妙龄女郎,还是半老徐娘,几乎每个都手里拿着或肩上挎着一个貌似LV、COACH之类的名牌包包(不排除部分是山寨品的可能性)——从什么时候起,名牌包包像计划生育一样深入人心全民普及了呢?不过,上海大妈们脸上的那种隐而不发的精明相却依然是我熟悉而倍觉亲切的样子,我一向认为,她们代表着上海人民的精髓。

    我沿着我多年以前来回逛过的地方一遍遍地走着,记忆当中的各种事情像小雨一样漫天飘来。

    十年前,我在上海开始了我人生的第一份工作。那时候的我,觉得上海真是个好地方:遍地的美女帅哥,遍地的物质享受,遍地的精神追求。

    我记得当时有个长得很帅但体味很重的海归男同事,开会的时候无意中坐在了一起,他递给我一张他自己手绘的牛皮纸名片,我惊奇而略带遗憾地想:如果这个家伙不是有这么重的体味的话,倒是可以交往一下。后来再次开会的时候,我就羞涩地和这个海归帅哥保持了距离……

    我宠爱最久的一件棉大衣是在陕西南路的一家小店里买的,我百穿不厌的一件无袖上衣是在中山西路的一家小店买的。这一次我又去附近逛了一下,两家小店都变样了,可能换了主人。不过,我意外地发现中山西路的那家不起眼的“峰峰面馆”依然还在!

    十年前的我正是最爱装酷的年龄段,我动不动就跑去季风、诚品、三联之类听起来很有品的书店逛荡,还经常花不少钱买一堆《存在与时间》、《变化社会中的政治秩序》、《走近分析哲学》这样听起来很学术的书,而且那时候我买书还不打折,每次都花去几百钱也不心疼。

    当然还有很多其他的细枝末节,比如生煎包、青团、沧浪亭、吴越人家、杨家厨房、天山、程家桥、安亭路、香樟花园、上图……,很多事情经不起细想。

    也约了老朋友见面:说心里话,好奇多过关心。(在很多人眼里,我的确是个无情的人。)事隔多年,大家都成熟而矜持,各自掂量着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什么该答什么不该答。有好几次,我都很想说:是不是在找话题呢?不如散了吧。但我又觉得这样说很不礼貌。是的,对着当年许诺说我每年都要偷偷跑来见一次的人,现在只剩下了礼貌。也许大家的物质生活都达到了一个多年前无法想象的丰裕程度,但我仍然不自觉地运用女人的透视法,去体会着别人强大外表背后那份真诚的努力和无人喝彩的孤单。

    上海,和我,有缘无份。我逗留,观赏,悄然心酸,然后擦肩而过。

    分享到:

    评论

  • 上海总让我感觉冷冰冰的,或许是上海的冬天太冷了吧。
    回复老黄说:
    也可能是人情冷暖呢
    还是广州暖和
    2009-11-11 19:12:48
  • 这次回去这么长时间,刚好可以怀旧一下咯。
    回复LALA说:
    的确
    2009-11-09 15:2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