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沉默的感官 - [好玩]

    2009-06-1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w818-logs/40803254.html

     

    我们常常嘲笑一些人的幼稚,说他们“乳臭未干”。我本来一直认为这是一种很坏的评价,因为我们都是追求理性、力图表现出成熟和优雅的高度文明的人。直到有一天,我带着一身酒气,疲惫地从一个大部分都是陌生人的应酬性饭局上抽身离开,内心怀着一种奇怪的悲悯:每个所谓成熟的人都既优雅又做作——不论是故作高深还是故作幽默,这一切是那么地荒唐可笑!回到家中,我的女儿张开双臂迎接我,我紧紧地搂住了她,像搂着另一个自己那样,她身上散发出浓浓的孩子们所特有的那种奶香味道,将我的疲惫感冲刷得一干二净,我才猛然醒悟:乳臭未干,多么真实,多么美好。

     

    可惜的是,这种让我感觉真实而美好的来自孩子身体的自然乳香,随着孩子的逐渐成长,也在逐渐地变淡。我的女儿长到7岁,她用过的枕头、被褥和穿过的衣服上,仍然留有好闻的乳香味道。我经常贪婪地在我女儿的房间里寻找和吞咽着这种乳香味道,这种气味使我感觉说不出的舒服和充实。我对这种乳香味几近上瘾,但我能感觉到这种香味正在逐渐地消失,我为此感到莫名的惆怅。

     

    我的女儿也不再像她还很小的时候那样无拘无束地和我嬉笑玩闹了,她上了学之后就像脱胎换骨了一样。她有很强的时间观念,每天清晨六点多无需闹钟她就自动醒来,毫不困难地自己起床、洗漱。校门8点准时开,她从7点半开始就坐立不安,催我赶快送她出门——实际上,从我家从容地步行到学校,只需要10分钟就足够。如果不是老师规定,一二年级的孩子必须家长接送,我的女儿肯定早就自己出门,等在学校的门口了——她宁愿在校门口等候20分钟,而不愿意冒一点可能迟到一分钟的风险。

     

    虽然不少人夸我的女儿是遵守纪律的好孩子,可是我却怅然若失。我非常想念那个有着浓浓的身体乳香而且经常主动热烈地拥抱我的小小的孩子——她偶尔会讲一些不着边际的疯话,给自己取很多童话主角的名字,会大哭也会傻笑,时不时提几个有趣的问题,再自己给出答案,大多数的时间里都很快乐。然而,上了学之后,我的女儿变成了一个小大人,她有的时候比我还要自律还要理性。我不知道活泼的天性渐离渐远对我的女儿来说,是不是好事。虽然在开家长会的时候,老师点名表扬了一些孩子“以前很好动,现在变乖了,值得大家学习”。

     

    我有时会问我女儿,“上学高兴吗?”我女儿总是很严肃地回答:“高兴!”

     

    我有时也会问我自己,我高兴吗?我幸福吗?我不知道。我又去问我的丈夫,而我的丈夫是个十足的男人,他没有像我这样纠结于此类小女人常常发作的心灵问题,他说:“不用去想那么多!其实,你的感官知道你是否高兴。饿了有饭吃,渴了有水喝,困了有觉睡,就应该高兴!否则,没吃没喝没觉睡,你肯定高兴不了!”

     

    “那么,幸福呢?什么是幸福?”我问。

     

    “幸福?常常高兴,很少不高兴,然后比高兴再多一点吧。比如,你高兴了,我就幸福了。”我丈夫用简朴的语言回应我的宏大命题。

     

     

    “我喜欢闻孩子身上的味道,她的汗味,她的奶香味,甚至她小时候拉的尿尿,我也觉得好闻。洗衣服之前,我都会闻一闻她衣服上的味道,那一刻,我觉得很幸福。你呢,你有没有这样的感觉?”

     

    “你是小狗啊,靠嗅觉去理解这个世界?当然了,我也喜欢闻她的味道,还有你的味道。”

     

    “哦?我是什么味道?”我第一次听我丈夫提起他喜欢我的味道。

     

    “怎么说呢,哎呀,很难描述。有点类似甜饼干的那种味道吧,又好象不完全是。”我丈夫搜肠刮肚地想找词来描述,却找不出来。

     

    我突然发现,人类对待五种感官是有强烈偏向的,人们用各种语汇去宠溺和描述视觉与听觉,夸大其辞地追捧味觉和触觉,而嗅觉是一种被严重低估的沉默的感官,不是吗:人类可以辨别一万种以上的气味,但是要以语言描述气味却瞠目结舌,无以回答。气味与人脑中语言中心的生理联结,微弱的可怜。

     

    这是为什么呢?我试图从一些先哲那里寻找答案。他们在不同的地方说:

     

    “在西方,尤其是启蒙时代以后,嗅觉敏锐的人,具有两种相反的文化价值,一种是负向的,认为此些人尚未充分进化,比较野蛮,心智比较低等。一种是正向的,认为嗅觉可以直接透露一个人的内在本质,内在真象,嗅觉敏锐的人不矫揉造作,直接而纯真。二者共同指向的是:嗅觉比较情绪性,生物性,也比较不理性。味道因为是向四方弥漫的,不是线性或是可以清楚切割的,因此与现代西方强调的视觉所带来的理性、秩序与具体的个体化相违背,而不受文化重视。”

     

    “但在一些社会中,气味却在对待世界时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例如,安达曼岛的翁基人就是靠嗅觉管理自己的世界。再如,玫瑰在古代和中世纪时期主要地是与气味相关的,到了18世纪,它的主要目的却变成了‘取悦眼睛因而取悦头脑’。”

     

    我有点明白了,嗅觉之所以没落为沉默的感官,是与人类越来越追求纯粹的理性相关的。

    分享到:

    评论

  • 看《香水》
  • 我的嗅觉不敏感,因为有鼻炎。但是我也喜欢闻小孩子的味道,闻爱人衣服上淡淡的汗味。可能男人身上有了别的女人的味道,也能一下子闻到了。哈哈
    回复lala说:
    我的嗅觉很灵敏的,因为我视力和听力都不好。
    2009-06-14 18:4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