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芳邻359 - [好玩]

    2009-06-0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w818-logs/40669918.html

    人的一生中,会有很多让你产生宿命感的时刻。比如,在有情人终成眷属而结婚宣誓的时候,你往往会产生“他/她就是我命中注定要在一起生活的那个人啊”之类的甜蜜想法;而在夫妻发狠斗嘴甚至打架的时候,你又会有了“我真是瞎了眼,千挑万选地怎么就挑上他/她了啊,我的命真是苦”这样的痛苦念头;有时当你默默欣赏着自己的孩子那样一副美丽无辜完美的形象时,你又禁不住地会想:“我真是幸运,我怎么就拥有了这么好的孩子呢!我该怎么对待他/她才能不辜负上天赐予我的这种福气呢!”……

     

    不得不承认,人的一生,并不是完全能由自己把控的一生。在你身边,各种大大小小的事件层出不穷,你完全预料得到也好,你根本措手不及也好,高高在上的命运之神都不加理会,她也许是冷漠的,也许是多情的,又或者,她唯一的乐趣就是无所不用其极地让世人明白自己归根结底的渺小和她所拥有的那无法抗拒的神秘力量——如果你也和我一样相信命运之神的存在的话。

     

    这天,再一次地领略到命运之神的威力之后,我顶着一个新鲜出炉的发型从某某理发店仓皇出逃——这几乎已经成了一个惯例,我从来没有哪次对自己的新发型满意过!不论是帅气干净的发型师还是邋遢委琐的发型师,面对我的头发和我的要求都束手无策。他们说我的发质“很特别”,当然这是比较委婉的说法,更直白的发型师曾经说过我的发质“非人类的”或者干脆指出“像没骨的鸟毛”。而我的要求其实很简单,我告诉发型师我唯一的要求就是“使头部轮廓显得饱满,使人显得有活力”,我不懂为什么我的这个要求这么难以实现,每次我想要寻求形象突破的梦想总会在睁眼鉴定新发型的那一刻灰飞烟灭。

     

    怀着这种习惯性梦想破灭的坏心情,我飞快地往我的小别墅走去。我想奔跑,但又怕反而更引人注意,因此我极力低调地沿着不起眼的墙边和角落行走,估摸着大致的方向,想寻找一条回家的捷径。

     

    路过C359号独立别墅附近的时候,我被一阵阵迷人的醇厚花香所吸引,不自觉地放慢了脚步。359号别墅是一幢独立别墅,前后院加起来大约有八百多平方米,错落有致地种植着各种花草,几个玻璃花房像水晶宫一样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使我对这家的女主人顿生仰慕之情。

     

    我几乎是忘我地沉醉在这花香之中:我感到自己浑身无力,飘飘欲仙,像喝了上好的红酒一样耳聪目明而又神智不清。我不知道我在359号门口呆立了多久,直到一位白衣女子向我款款走来,我才突然意识到我身在何处。乍见那位白衣女子,我的心头猛地一震,这就是所谓的惊艳吧!我从来没有见到过世间还有如此脱俗美丽的女人,她是仙子吧!

     

    仙子对我微笑着开口了:“要进来坐坐么?”我慌乱地摇摇手:“哦,不,谢谢!”然后就手忙脚乱地赶紧逃走了。

     

    晕头转向地在小区里走了好一阵,我才回到自己的家。359号别墅的芳邻一直在我心中徘徊着,不论是她家的满园芬芳,还是她那清丽的容颜,都使我久久不能自拔。我走到镜子面前,再一次被我自己丑陋的新发型和普通得让人记不住的相貌所伤害,悲从中来。

    分享到:

    评论

  • 又开始写新小说了。
    我觉得素素什么时候都好看,不管什么发型。
    你让人印象深刻的从来都不是发型,人往那儿一站,就是一隽永的美女,谁还会去注意什么发型。
    回复温温说:
    谢谢,你夸人太厉害了!
    2009-06-25 18:10:32
  • 我印象中你有两个发型比较好看。一个就是你曾经发给我的南湖边抱着月月的相片里的发型,另一个就是去年还是前年,你扎着小辫子。我也很在意我的发型,我跟你不一样,我的发质很好,但是头型古怪。所以我每次都要换很多钱寻找会适合我的、然后又不会不断要我染发电发买焗油膏的发型师。曾经找到过,一个叫张学友(真名),很帅气,有时候还会免费用电棒帮我做卷翘可爱的卷发,很好看的,可是后来他走了,我居然没有留下他的电话,后悔啊。还有一个,很清秀的,话不多。我猜就是因为他话不多,所以生意不好,后来在电话里告诉我他转行了。现在这个,也不错,但是比较贵,也比较远。剪发150,上次挑染了几根毛,就450。我应该还是会继续找他剪。
    回复lala说:
    上次吃饭都没来得及夸你的发型,挑染得很好看,很衬托你的。我现在已经不挑发型师了,因为对我来说,这几乎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
    2009-06-14 18:4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