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还击

    2009-03-1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w818-logs/36708076.html

    克莱格的第一场演讲明显就是针对李闲的置疑而来。

     

    李闲在伐张檄文中说克莱格的《美拉尼西亚人的风俗习惯》一书当中关于原始货币和交换的数据不符合经济学原理,还非常挑衅地说“不是效用最大化的原理和戈森定律有错误就是作者编造了他的数据——面对这样的选择,只要稍有经济学常识的人都不会犹豫”。

     

    克莱格非常温和地将书中的主要内容重复了一遍,然后,话锋一转,微笑地面向听众说:

     

    “说到经济学常识,我想大家都知道其中有一条关于交易的常识是这么说的:人们之所以进行交易,是因为想从其中获得利益,利益是驱使人们参加交易的激励因素。在这里,经济学假定的利益主要是指经济诱因。而激励是指驱使人们进行特定活动的动机、报酬,或者是阻碍特定活动的负面诱因、负报酬或叫做损失、以及处罚。”

     

    他说得很慢,为的是让同声传译人员准确地传达他的意思。

     

    “此外我们还需要了解所谓自发交换只有在所有参加者都期待在交换中获得利益时才能够成立。那么,在怎样的情形下,当事人双方都能获得利益呢?我认为,自发性交易成立于交易双方都能从中获得利益的情形之下。而对于交易物品,接受方的心中价值高于提供方。”

     

    听到这里,李闲觉得克莱格纯粹只是在耍太极,并没有说到问题的点子上。他感到自己一下子有了把握,不由得挺直了后背,在椅子上挪了挪屁股。

     

    克莱格接着说:“在这里,我要对所谓的经济学常识提出一点小小的修正。前面我所说的交换双方的利益,在经济学常识中一般仅指经济利益,但在现实社会,尤其是比较原始的熟人社会,交易双方不像现代社会这样通常是不发生任何感情纠葛的一锤子买卖,在一些原始社会里,以南太平洋的某些小岛为例,他们的交易双方往往夹带了很多经济学考虑范围之外的东西,比如感情因素、政治因素和其他一些你想象不到的因素。在这种情况下,某些势力团体或个人人为地操纵商品的交换价格也不是罕见的事情,正如我在书中所列举的那样。”

     

    克莱格停顿了一下,微笑着说:“此外,我还要对所谓的经济学常识提出一个小小的疑问。追求价值最大化的所谓的‘理性行动’,也就是经济学所依赖的前提,是否放之四海而皆准呢?并非如此!以成本-收益的计算作为交换基础的个体及其理性消费行为,是资本主义社会所特有的!而在那些生产单元并非个体而是家户的社会里,‘追求最大化价值的个体’这个概念是没有意义的。比如,农业经济学家卡亚诺夫对俄罗斯农民所做的研究表明,那些农民并不追求利润的最大化,他们是‘乐观主义者,而不是最大主义者’,他们只要生产出能够维持生活并能有一些适当剩余的量就够了……”

     

    李闲突然感到头皮一阵阵地发紧,他一动不动地坐在椅子上听着、思考着。

     

    “因此,是将真空的经济学理论奉若神明还是相信在这个世界上的确有不同于我们的异域社会存在——面对这样的选择,只要稍有人类学常识的人都不会犹豫。”

     

    克莱格用一种温文而雅、亲切慈祥的态度望着台下的听众,他甚至还调皮地侧了侧脑袋。张谱第一个反应过来,他带头鼓起了掌,台下很快就掌声一片。

     

    很多学生边鼓掌边往李闲这边望着。李闲很想站起来说些什么,但终究还是没有站起来。

     

    才刚回到家,汤濑先生的电话就打来了。李闲将经过说给他听,汤濑在话筒那边沉默了几秒,发出一声长叹:“克莱格果然是一只老狐狸。他只是从理论上说明了存在其他的可能性,这并不能直接证明他的数据没有造假啊。他在圣塔克鲁兹岛做调查研究的时候,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去认真收集数据,他当时正忙着另一件事情……。啊,你不用管了,把我的话忘掉吧,记住,别让克莱格知道我跟你说过的话。这次辩论,你就当是一个教训吧,做人方面失败的教训。”

     

    尽管有一些郁闷,李闲还是满口答应了汤濑的要求,让他放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