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后一公里 - [平静]

    2014-02-2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w818-logs/260636284.html

    有时我真心想死。死亡不可怕,甚至于可能其实是一个甜蜜的终点。记不清哪一本书中描写过“甜蜜的死亡”,赴死者怀着赴宴的心情,渴望着绳索与脖子接触时的温暖…这样的心情我当然不信。终点之前最后一公里那段行程是最可怕的!这毋庸置疑。我无数次地祈祷、祈求,请命运之神赐我一条捷径,无需痛苦挣扎就直抵人生终点,坦然、无生理疼痛和心理恐惧。

    热爱推理小说的人,包括看的和写的,大约多少也和我一样,对于死亡之前的这段行程既恐惧又好奇吧。

    昨晚睡前我真心希望能一死了之,厌倦、烦躁、无聊…,一旦抵达甜蜜的终点,就将永远解脱。可惜早上仍然如常醒来。

    对付这种沮丧我有经验:上次拯救我的是西村京太郎,今天我拿起的是土屋隆夫。

    土屋隆夫性格怪僻,久居山间农村,晴耕雨写,几乎不与东京文坛往来,却深受文坛和读者敬重,曾被授予日本推理文学大奖。

    但看完一本他的《献给妻子的犯罪》之后,我感觉作者与上面的那段介绍似乎有点对不上:原以为这样性格的作者会写出京极夏彦或岛田庄司的那类或妖异或诡丽需要细心研读的作品,结果却是很容易入戏的轻松读物,犯罪手法也有一些过时。幸好行文布局功力不浅,靠着部分悬念仍然能使读者支撑着读到最后一页------不过我相信很多读者和我一样早在揭秘之前就已经知道了疑凶的身份。

    “孤高寡作”的原因之一也许是他的“晴耕雨写”,农活之余用写作打发对死亡终点前最后一公里的恐惧和好奇;不喜交际也是如此:在对死亡思考的衬托之下,活人的热闹多么虚无短暂,无助死前一公里的平静反而会加剧恐怖感。

    有时我觉得作者的心思简直触手可及(当然很可能谬以千里),虽然他已经在甜蜜的彼岸而我仍在躲避和追寻,但所有人都会以自己的方式抵达终点,我只求平静、安详、自然而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