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鼠鸽子和老鼠蟑螂 - [郁闷]

    2014-02-0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w818-logs/256898606.html

    2014年2月9日,星期天。这个上午,一位年近四十的中国女性正躺在床上用她的苹果手机查看微信朋友圈。10点左右,她看见有一位朋友分享了一个链接,她点击了进去,那是一篇对中国当代某位仍健在的伟大女性的报道,作者首先介绍了这是一篇具有《纽约客》风格的文章:用语精确、不喜欢猎奇、行文严谨有趣、不神化被采访对象……

    这种类型的文章其实她并不陌生,因为她也曾经是一名记者,写出像《纽约客》、《华尔街日报》、《大西洋月刊》等等一系列刊物上面那样的文章一度是她的人生追求。不过,后来她的兴趣发生转移,阅读各国侦探小说成为她更爱做的事。到后来,她甚至产生了某种期待,觉得自己也能写出类似夏树静子之类的作品(读的时候觉得那些东西真的好像并不难写,不是吗),并且她也真的写了几篇出来。

    2月7日,她试图在久违的个人博客上贴出两年前自己写的一个小说,这是她一时兴起构思的一篇毒杀案,小说中出现的侦探是一名“公安”:周队长。但是刚贴出第一部分不久,她就进入博客后台,选择了隐藏这篇日志。也就是说,她并不喜欢自己两年前写的这篇小说,不愿意让其他人看到。

    这是为什么呢?因为这个故事的悬疑感还不错,生活场景的逼格也比较高(烤蛋糕啊、移民啊、出版小说啊、大公司啊、大家族啊……都挺能满足作者读者的虚荣感的),照理说,应该可以期待收获到一些(虽然也许并不是那么真诚的)掌声,就像她之前贴在博客上的几篇以怨侣为主题的小小说一样。

    一种解释是:她已经进入不能自我欺骗的人生境界了。一个东西是不是好,外人怎么说不再那么重要,关键是过不过得了自己这一关。另一种解释是:她比以前更加不能忍受别人的批评和嘲笑了,即使只存在于她的想象之中……

    再次回看这个毒杀小说,她发现最大的败笔正在于侦探的身份:公安。这个故事也就是这样从高逼格的侦探小说沦落为LOW得不能再low的“地摊法制文学”,要么拔高一点,也许可以叫做“公安小说”。(你可能会想到其中杰出的代表作《重案六组》)

    时值春节长假,微信朋友圈里很多人都在国外旅游,一些人在欧洲喂鸽子,另一些人在美洲逗松鼠。朋友们纷纷表示:鸽子和松鼠这么不怕与人接近,人与动物的关系如此和谐,国外社区的生态环境真好!

    一位不知是心理阴暗还是性格阳光的人士回复道:我们小区的人与动物也非常和谐,老鼠和蟑螂也不怕人,到处都有,我们的生态环境也很大自然。

    侦探小说和公安小说的区别,当然不会达到松鼠和老鼠之间的区别这么大——虽然它们都是哺乳纲、啮齿目,外在的区别似乎主要在于那条尾巴。

    但在这个世界上,同样都是人,同样都有五官、都有脏器、都有头脑、都要吃喝拉撒,为什么有人丑、有人萌,人生境遇也有天壤之别?同样有人写出了人性和社会的复杂,为什么有些小说看起来就很愉快就很佩服就感到层次很高,有些地摊文学虽然情节引人入胜却让人感到境界很低呢?

    关于那个毒杀小说,她表示,等她退休以后,如果兴趣还在,她会换一种风格,重写。当然,主角应该不会是“周队长”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