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之常情之“夸富宴” - [好玩]

    2008-04-2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w818-logs/19441128.html

    曾经盛行于北美西北海岸的一个著名的制度在人类学文献中被叫做夸富宴。夸富宴在夸扣特尔人群体和他们的邻居中很流行,这些人是富裕的猎人和渔民,夸富宴的核心精神是浪费的勇气。从某种角度来看,我和我的邻居们也是“猎人”和“渔民”。比如,月月爸爸之类的养家糊口者就属于money hunters,月月妈妈之类的腐败动物就属于insatiate fishers(贪得无厌的捞取者)。

    这个周六和周日,丐帮的两个发达家庭都召集了各自的“夸富宴”,分别是聊发豪情的黑总和为女儿庆祝生日的王总。作为受邀请的丐帮发展中家庭,我深感荣幸。

    现如今,我帮请客的主要难度不在于掏腰包程度,而主要在于你是否能使客人按时屈尊前来、以及安排接送车辆的能力。黑总的夸富宴设在别有洞天的佰味庄园,从现场人员到齐的状况可以看出黑总的威名之强大,从接送车辆的宽松有序可以看出黑总的调度之从容。

    在佰味庄园享受美味的同时,我不禁回想起若干年前我的某场夸富宴之寒酸,不免自惭形愧:当时几乎每一个菜都是千呼万唤始出来,刚一上桌就被哄抢殆尽,以至最后桌上几乎完全没有剩菜,很多人没有吃饱;此外,我们去的那个饭店包房既狭小又没有窗户,大家挤在一张大桌子上,无法表演体面的餐桌礼仪。当时我安慰自己:我们是丐帮,大家都不提倡浪费粮食,不挑剔就餐环境。

    次日在王总家摆在必胜客的主题为DIY批萨的生日宴会上,我再次感受到来自内心深处的不安和自卑。请小朋友们参加自己孩子的生日宴会是需要勇气的,从夸富宴的角度来说,夸的主要不是富裕程度,而是孩子们的扮相、吃相、举止、言谈等反应教养程度的东西。鉴于我家的粗俗风格和粗放教育,我一直没有勇气为月月举办生日宴会。

    今天下午,王太通知我王总有意来我家吃晚饭——要知道王总是多么日理万机的人啊,我和我的父母都非常高兴,这意味着我家获得了一个难得的请客权。在晚饭胜利举行之前,我家的头等大事无疑就是当好主人,迎接客人。因此,我作出了一连串的决定并付诸实施,包括:和主厨我妈研究菜式并去菜场买菜、去超市购买新的饭碗菜碟(原来的旧碗碟太不好看了)、把客卫好好清洁了一番(客人来自讲究卫生的发达家庭)、全家人从心理上作好迎接的准备、制造必要的背景噪音煽动起热闹的气氛……。本次夸富宴还有一个意外的惊喜,来串门的司司和她爸爸,“被迫”成为我们的客人。本次夸富宴虽然挤了一点,但是规模扩大了,是我家历史上值得记取的一笔。

    我家的夸富宴虽然远不及黑总和王总的手笔和规模,但是耗费的心思有过之而无不及。我们是发展中家庭,毫无疑问特别重视面子,期待来自发达家庭的客人的好评,借以提升我们家的整体形象和声誉,这完全是人之常情。

    你知道吗,其实我本质上不是个特别好客的人,我家太乱了,尤其是去过黄豆的大老板之家、LALA的银行家之家、COCO的艺术家之家以后,我更加害怕他们来我家。王总家和兔子家是因为太近了,老来串门也不好拒绝,所以面对他们我也老脸皮厚不怕笑话了。这次晚饭上,兔子和王总也明确指示:我的逸景之家已经不能承受招待客人的重任了,下次应该移师花都之家。我接受这个有益的提议。

    啊,我突然产生了一个具有建设性的想法:鉴于当前我们举办奥运会的形势和作为东道主的全方位的操劳,以及奥运会传统主题的严重跑题,为什么我们地球村不能把开奥运会搞成像请客吃饭这样简单的、跟政治尽量无关的事情呢?比如,奥运会的主办权不再在国家之间竞争,而是让一些类似联合国性质的中立机构或公司去承办去竞争呢?就像我们可以任意选择饭店请客吃饭,而不只是在自己家请客吃饭?这样的话,可以避免被别有用心的客人评价我家的装修、教育、卫生环境、人权状况等问题,虽然,完全跟政治无关也是不可能的,但能避免的事端还是尽量避免吧。

    ——请原谅我作为一个家庭主妇的无知。

    分享到:

    评论

  • 昨天是星期一,司司小朋友没有上幼儿园吗?
    回复黄豆妈说:
    21日0点写的,说“今天晚上”,其实指的是20号晚上,也就是星期天。
    2008-04-22 14:39:10
  • 总算知道什么叫做资本主义的嗜血本性了。。。。。
    回复发条说:
    这从何说起呀
    2008-04-23 11:52:52
  • 不活了,住别墅的说自己是发展中家庭。我们家还有为三餐奔波呢。
    回复lala说:
    你们家的两套房子够在我们郊区买好几套别墅了。
    2008-04-23 11:52:13
  • 可惜我被人拉出做三陪了,没机会去。。。期待下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