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曾谋面的奶奶和她的爱情 - [认真]

    2008-04-0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w818-logs/18062874.html

    快到清明了,我爸上周就拟好了一个祭祀备忘,让我弟弟去执行。我在这份名单上看到了一些之前我不知道的先人的姓名。原来我的亲奶奶姓周,我们是从安庆迁移到徽州来的。

    我爷爷是共党,年轻时就加入了刘邓大军,任宣传干事,属于文化干部。小平同志曾经送给我爷爷一只烟嘴,我爷爷给我爸爸取的名字也叫“小平”,从这两点,有力地证明了我爷爷的信仰之坚定。

    我那姓周的亲奶奶据说是国民党官员的女儿,特别爱美,生下我爸后就换上旗袍,让我爷爷骑车带她出去兜风,就这样产后受了寒,我爸才几个月,她就去世了。

    我爸1947年出生。我奶奶生他的时候大约24岁。后来我爷爷又先后娶了两个女人,都不如意。我爸爸跟我爷爷的关系很糟糕。我爷爷的晚年过得很不好。现在,有时看我爸表现出孤僻或是顽固的样子,我会想:我爸其实挺可怜的,我应该要多尽点孝心。不过,有时,我发现我跟我爸是同样的孤僻以及顽固。这是从我的爷爷奶奶那里继承来的吗。

    我推算了一下年代,北伐时期国共有过合作,那是1926年,我爷爷奶奶应该都不到10岁,而且1927年国民党右派就打击左派并镇压了共党;抗战期间,桂系主皖,安徽的政治力量主要有安徽地方势力掌握安徽地方政权的国民党桂系国民党蒋介石嫡系中的CC系。新桂系采取的有利抗战措施得到了中共安徽省地方组织的支持,国共关系不错。但好景不长,1939年国民党五届五中全会以后新桂系在安徽逐渐转向反共;19411国民党又制造了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从而将国民党第二次反共高潮推向顶峰。

    1945年抗战胜利之初,安徽国民党阻挠新四军对日伪的“接收”。1945年9月,新四军七师和中共皖江区委遵照中共中央和华中局的指示北撤后国民党军队迅即推进到皖江解放区并不断地对共党领导的沿江部队皖南游击队进行军事大清剿

    1946年年5,桂系第四十八军一三八师配合国民党安徽省保安团进占淮南解放区。7月中旬,国民党又向淮南淮北解放区第三八分区大举进攻并占领了这些地区。19477月至9,(伯承)(小平)大军挺进大别山()()大军挺进豫皖苏后安徽的军事形势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国民党由攻势转向守势防御体系也逐渐被摧毁。(1947年,我爸就在这个转折时期出生了。)19488省会由合肥迁安庆。1949年1月淮海战役结束不久国民党便基本上失去了皖北。1949年3月,安徽省政府也从芜湖迁到屯溪。随着渡江战役的胜利进行,皖南不久也获解放,国民党在安徽的统治彻底结束。

    另: 渡江战役使一部分离开故土的安徽人(5~6万余人)走向两条不同命运:

     一股跟着国民党“刘汝明”“汤恩伯”逃到台湾后,在台湾建立三个“安徽村镇”,很多讨台湾当地老婆生仔。另一批随解放军18军进军西藏,在西藏讨西藏老婆,转业当地政府部门工作,建设西藏。

     

    我就在上面这些历史事件的缝隙里寻找并推测我的爷爷奶奶的故事。我问我爸,我爸说他不知道,他那时只有几个月大,说的时候似乎仍有恨意,好象是我奶奶故意抛弃了他。我爸还说,爱臭美,就是这样的结果。我一下理解了我爸为什么那么痛恨小资情调。

     

    这几天,我正在重温《白鹿原》,虽然以前看过,但这次看,仍有很多新鲜的体会。我从白灵和鹿兆海的故事里品味着、揣测着、辛酸着,为一些可能的往事感怀伤时。

     

    以此追忆并试图理解我那未曾谋面的奶奶。

    分享到:

    评论

  • 我小时候没有跟父母住,都觉得自己好可怜。所以素爸挺遗憾的,毕竟母亲对一个孩子来说,真的很重要,甚至是一种精神力量。不过他们那代人吃的苦太多了,就不会把这些挂在嘴上。
    看看上一代,和上上一代,再想想我们这些70后,真是很幸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