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鸡蛋好吃,却不必认识下蛋的那只母鸡 - [疲劳]

    2007-12-0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w818-logs/11430114.html

    早上8点多钟,高HM给我发了条短信:安东尼吉登斯要在中大讲座不知道是不你感兴趣的那个?我回复她:现在我对他没兴趣啦!

    我不禁联想起去年我参与操办的那个中欧汉学家学术会议以及美国人类学家马库斯来访的前前后后……

    那个会议从北欧来了好几个圣诞老人似的白胡子老头,有几个还是拖家带口来的。会后我给他们分别写邮件,意图收集会议论文结集出版,结果只有马悦然老人家交了两篇:一篇是会议上的发言稿、另一篇是专为此次会议撰写的论文。在新年前后,他老人家还邮寄给我一张表示感谢的卡片(前不久发现被当成书签用的信封才想起此事)。

    其他人或者礼貌地回复说:没有论文要交,或者干脆没有回复。

    马库斯的来访就更戏剧性了……。当然,我这样一棍子打死所有来华交流的学问家是不对的。学者的福利本来就少得可怜,如果还要苛求他们的访学表现,真的是太不厚道啦!

    所以,我宁愿看他们的书,而不是看他们的人。

    附:我去年写的一篇日记

    2006/6/27

    为什么所谓的大人物不招人喜欢

    临近学期结束,事情特别多,再加上还要筹备7月20号的中欧文化接触会议——这意味着7月份的暑假对我来说不是暑假——您能想象么,由3个瑞典皇家机构和3个中国学术机构联合主办的这么牛X的大会——竟然是由我一个人在操办下列事情:做预算、找会场、会场布置、约请同传人员、同步录入人员、邀请代表、催交发言提要和简历、制作会议日程、会务安排、制作胸卡桌签、与社科处和校办交涉、与中国社科院外事局沟通、安排住宿和车辆接送……,已经弄得七七八八了,还根据老板的指示,招募到了20名志愿者,安排好他们一对一地接待外宾,突然北京方面通知我,瑞典方面不满意被安排住在荣光堂(因为床不够软、空调太大声、隔音效果不好——有些代表是带伴侣一起来的,还有马悦然等老同志已经奔9的人了,要让老人家们舒适安全地度过该会议),代表的住宿和接送的安排于是在我方的建议下被转给了号称拥有一整套来宾接待方案和成熟的领导班子的广东省社科院去忙活了,但其他事情仍不能幸免地继续由我方承担。然后在今天上午,北京方面又通知我,为了使50多岁的瑞典国王方便地出席该会议的闭幕式,本次会议的最后半天希望能移师花园酒店(这时候更老的老人家们更不适宜搬动的原则不适用了)……无语凝噎。
    26日早晨5点半,我系一位热心的T同学从香港机场接回了传说中著名的美国人类学家马库斯(MARCUS)一家三口,看似这举动表达了我国人民的热情好客,背后却是T同学提前一天去守候的辛苦。我不知道马库斯是否有体会,我只知道他最初的愿望是想来上海看看,北大G老师一开始只安排他在广州、云南和北京的大学演讲,他提出要求说希望去访问上海,于是G老师再联系了上大Z老师。马库斯又提出新的要求说,他的老婆是一位出色的历史学家,能不能也邀请她做演讲(这样可以让中国人民替他老婆出旅游费),神通广大的G老师于是也做了安排。接着,马库斯又说,我儿年方15,我们要带着他一起去中国……今天,27号,马库斯上午做了第一场演讲(事先我们安排了一些同学到处张贴海报、在BBS上发贴,生怕来的人少冷场),然后似乎是无意中透露了他儿子今天过16岁生日(按照人类学家的理解,该有个成人礼),于是我系一批善良热情的师生忙了一个下午要为他儿子的生日搞个简单的庆祝……太感动了以至于不忍心看到老马一家愧不敢当的样子的我悄悄地溜走了,连他的第二场演讲也一并错过。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