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去中大和裴同学吃午饭及聊天.聊了不少,但还是没有尽兴.我们都说,我们这种经由同学而升华成的朋友,数量上很有限,质量上很珍贵.

    裴在做很多事情,其中有一件是她和她的同事们一直在帮助映秀的一些妇女进行灾后的心理重建方面的工作,很有意义.近期,他们正在筹备一个活动,从她的博客上摘两段:

    “现在预告一件极为伟大的工程:我们在映秀及附近乡镇的妇女刺绣小组所制作出的400多件绣品,精心装裱后,将于5.12一周年这一天,也就是今年的5月12日,在...

  • 婚姻与交友自由 - [郁闷]

    2009-03-24

    以前读书的时候做过一个性格测试。我印象中的国民性格的常模有好几种,其中最典型的两种类型分别是德国人类型和美国人类型:前者是表面坚固,防御心很强,但是一旦击破表层的防御,就很容易直达他们的内心;后者刚好相反,表层几乎没有什么防御,很容易接近,但是你越和他们深交,就发现你越是难以接近他们的内心。还有其他一些类型,比如日本人类型,是表层有防御,深层也有防御,既不容易接近,也很难深交。

    这些分类只是模式,并不是说哪国人就是那国人的性格类型,比如,我一个南京人好朋友测出来就是典型的美...

  • 好老婆 - [认真]

    2009-03-20

    今天中午丐帮部分核心会员一起在骏景食街新开的“鹅痴”吃了午饭。吃完之后,我们认为:冷锅鸡还不错、韭黄炒蛋挺好、鹅翼尚可、鹅肠不咋地、鱼下次不能点了,另外几个菜都麻麻地。

    老黄认真地说:其实我对老板娘的兴趣胜过对这些菜的兴趣,他老婆小问在旁边呵呵一笑,指点我们哪个是老板娘:是一个年轻的小女生哦。

    饭后,黑子送我们回YJ。在车上瞎聊,不知道怎么地说到了男人招待客户的时候不得不“叫小姐”的问题。我宽容地表示...

  • 还击

    2009-03-18

    克莱格的第一场演讲明显就是针对李闲的置疑而来。

     

    李闲在伐张檄文中说克莱格的《美拉尼西亚人的风俗习惯》一书当中关于原始货币和交换的数据不符合经济学原理,还非常挑衅地说“不是效用最大化的原理和戈森定律有错误就是作者编造了他的数据——面对这样的选择,只要稍有经济学常识的人都不会犹豫”。

     

    克莱格非常温和地将书中的主要内容重复了一遍...



  •  



     

     

     

     

     

     

    今天终于收到商务印书馆给我发来的样书,是我2007年夏天翻译的挪威奥斯陆大学的埃里克森教授的学术普及读物。

    我一看,出版时间是2008年12月...

  • 昨天上午11说她15块买进了五粮液,我说从K线图上看,五粮液目前的确是低位,黑子嘲笑我说,你现在都会看K线图了。我本来想炫耀我还知道变盘十字星、舍子线、向上金叉呢,结果一瞬间就耽误了买进时机,白白看着五粮液一路上涨。不怎么甘心的我于是就在开心网股市19块4毛5买进了泸州老窖,以弥补我受伤的心情。

    不管怎么说,交了那么多学费,我好歹可以算是一个从白痴级走到入门级的股民了吧。目前我每天早上起床的动力主要就是看盘。为了学习科学炒股知识,我还每天浏览证券之星、新浪财经博客、某些我关...
  • 我一直不是一个意志很坚定、有明确的原则和确切的方向的人。或者说,我就是懒吧。所以,这一个星期,汪汪不在家,我就好象没有了表演的必要,于是尽情放纵了自己:尽可能地睡懒觉,尽可能地宅在家里,尽可能地不用装笑脸。一个礼拜,我就出了三次门:一次是交管理费,一次是去发廊,一次是去木子家吃蛋糕。想起来,真是奢侈的自由生活。

    这几天里看了好几本小说,忘了是哪一本了:作者总是描写其中一个角色“心里发毛”,我很有共鸣,因为我现在动不动也“心里发毛&rdqu...
  • 陌生人社会和熟人社会的交往规则是不同的。

    因为我喜欢在网上购物,所以经常会有快递公司的人送货上门。一般来说,他们的表现都是:电话联系-门禁系统-家门口-交接-自动消失。本来不觉得这种机器人似的态度其实是一种良好的职业精神,直到后来遇到的几位上门服务的陌生人之后我才深深领悟到这种精神的可贵。

    一次是替我们上门安装新买的煤气炉(严格来说,是天然气炉)的师傅。首先,他没有按照送货单上的时间送货,于是我打电话给国美电器的售后服务,辗转几遭,客服给了我这位送...

  • 迟到的年会记录 - [好玩]

    2009-02-17

    “你的脸好白哦!”阳光下,朵朵儿笑着对我说。我摸了摸脸:“啊,我擦了很多粉!”

     

    在我们的身后是一块开着零星的小黄花的绿草坪和一条小路,鹏鹏和言言在小路上调皮地跑来跑去,豆豆和月月蹲在草坪那里研究小黄花的造型。

     

    小温从没有阳光的走廊那里走到我和朵朵儿的身边,我们又开始了别的话题——也许是心理学吧。...

  • 工作中的小乐趣 - [高兴]

    2009-02-11

    昨晚吃饭的时候,我妈说:这边的菜市场真好,我去买菜,大家都喊我“阿姨”,都争着让我光顾他们,广州的服务业真的很到位!然后,我妈又发散性地赞美了广州,赞美了生活。我身边的教育专家汪汪立刻就此对我进行了情境教育:大凡善于发现生活中的真善美的人,都是自己开心也让大家高兴的人;你刚好相反,你总是发现一些假丑恶,发现一些奇怪的问题,这样你自己不开心,也让别人不高兴。

     

    于是……,黑暗给了我黑色的...
  • 上次聚会见到好久没见的美女前文大夫YAN,更加肯定了她是一个十分会保养的人。她比我大一岁,但是常常被陌生人看成80后。她来自一个医学世家,有显赫的中西医学背景。我诚恳地向她取经:怎样冒充80后?至少在外表上。看在我们多年友情的分上,她悄悄地告诉了我一些保养秘诀。

    她向我推荐的一个重要秘方就是阿胶,需要自己动手熬制的那种。当时我一听就打算放弃了,觉得太复杂;但每次照镜子的时候又会想起阿胶,顺便想起白七爷。想想吧,人家白手都能开一家阿胶厂,自己动手熬一下现成的阿胶又算得了什么!...

  • 以前看过一个纪实文学印象非常深刻。说的是:一个硕士毕业的女人本来在学业上很有追求,但是被爱情击中之后就婚了,然后开始过起了相夫教子的日子,也不读博士了,也不出国深造了,后来把一份送到眼前的很有前途的工作也拒绝了。这种悠闲舒适的生活过了几年,她突然发现丈夫有了外遇。善良而倔强的她于是离家出走,随手带上了自己的身份证、各个时期的毕业证书和学历证书,以及一点点钱。

    她想要给自己一个机会。一个体验全新的生活的机会。顺便也给她的丈夫一个机会。

    首先她去找工作...

  • 相对而言,我对音乐家的敬意大于我对美术家的敬意;我对演奏家的敬意又大于我对歌唱家的敬意。我的依据主要是“装这个比装那个的门槛要高”。

    “随手涂鸦被当做名画,澳两岁小女孩狂涮艺术界”、“6岁女童康妮的天籁歌喉感动评委当场落泪”之类的新闻并不罕见,可见装画家和装歌唱家的门槛真的不高。

     

    没有艺术家不是装出来的。换句话说,艺术家可分为两种:装得可...

  • 与RZC前同事小聚 - [高兴]

    2009-01-21

    RZC的前同事老毕虽然和我住同一个小区,却很少碰面。原因一是他很忙,原因二是我很宅。不久前的一天终于碰上了,匆忙聊了几句意犹未尽,他很诚挚地说道:一定要请你吃饭,好好聊!

    约了两次,敲定今晚聚,同时来的还有我的前同事兼好友杨YAN等人。

    席间,我们三个凑在一起把RZC的前同事们的情况交流了一下,命运的巨手把大家拨来弄去,很多人的起伏之大是难以想象的:昔日富贵的,铛锒入狱;花样年华的,癌症末期;跳梁小丑的,阴谋得逞;憨厚诚实的,惨遭毒手;落井下石的,...

  • 新年无计划 - [高兴]

    2009-01-18

    昨晚接到VV从南半球打来的电话,他们跟汪汪接上头了,汪汪说他们看上去状态比以前更好。VV是典型的有规划的人,他们的幸福是应得的。

    今天上开心网找开心,看到小温的08年总结和09年计划,我感受到了她的奋进态度。她的幸福也是应得的。

    不久前的一天中午,天龙和黑子分别谈起他们的人生理想:一个本来想在某个中专当空暖专业老师,另一个本来想当个小学体育老师或者找个机构当教练。之所以没有去实现理想,是因为还要承担起养家的重任。都是有担当的人啊,他们的幸福都是应得...

  • 月月这次期末考试取得了很好的成绩,今天上午还拿了3张奖状.下午3点继续家长会,不知道什么内容.

    汪汪今天又出差了:上海-悉尼-墨尔本.过几天VV和KK会见到他了.记得我和汪汪第一次去VVKK家蹭饭的时候还不熟,汪汪好象那时还是第一次见他们,但我们吃得多开心啊!这么多年一直很想念KK的沙姜鸡.

    上周日中午丐帮年饭是个很重要的事情,也有很多有趣的细节,找个时间慢慢回想一下,还是应该用文字记录下来.摄影师木子的缺席,我认为是一个遗憾.

    拥有...

  • Loser - [严肃]

    2009-01-10

    昨天在超级师太的日记里看到一个粉丝对她说:想成为你这样的人。(我想这也是大多数粉丝的心声吧。)谁知偶像回答说:我有什么好的,不过是一个Loser。她一句简单的回话却让我受到了震动。我的思绪又开始飘飞起来。

    我的同事H,严格来说,是我的领导(这个博客已经被她发现了),又借了一本书给我:《杜尚访谈录》。我花了一晚上时间大致看了看。

    说真的,我这种讲究逻辑思维经受过千锤百炼抗击打能力较强的老油条,一般不会轻易地被另一个人所说服,哪怕TA是个划时代的伟大人物。杜尚...
  • 重新上班之后,自由的时间少了很多。有时候回头看看,觉得不上班的日子里写的博客要诚意得多。不过,在这段混班上的时间里除了贴在开心网的日记,我还憋了不少好玩的事情没拿出来写,趁着周末加班而无心工作,先说两则。  一 目睹激情

    有一次和汪汪一起晚归YJ,看见一对激情男女靠在灯光照得见的墙上亲热。本来这情景也很常见,但是少见多怪的我被震撼了:贴墙站着的是一个瘦高个的男子,拼命搂抱着他使劲亲他脸蛋的是一个稍矮偏肥的女子,这两人衣着普通,年龄应该都在四十岁以上。根据常识可以判断,...

  • 老人 - [无语]

    2009-01-06

    一次下班回家,在小区的人行道上见到一个大约两岁多的小孩子,正一个人跌跌撞撞地跑着,我看到的时候,他几乎已经摔倒了——从一个台阶上摔下来!我心里跟着紧了一下:这一摔可是挺严重的——在我看来。我边快步过去准备扶起孩子,边环顾四周看这孩子的家长或保姆在哪。一个老头慢悠悠地走了过来,用脚点了点地,对那孩子严肃地说:又摔了?!怎么这么不乖啊!要打!……孩子咧着嘴哭了,看着真可怜啊!

      另一次在超市吃关...
  • 周末,我们又回到花都当农民了。

    周六,3家共10口人的午饭,买汰烧归我,洗碗归汪汪。午饭后,我们10人先去南航碧会所玩水上高尔夫,然后回到家,6个大人2副牌在客厅玩“找朋友”,小朋友们则在楼上玩“搞乱房间比赛”。

    周日,我许愿说要睡个懒觉,但是一大早月月就活泼得不让我得逞,只好起床。汪汪带着月月去高尔夫,舅舅守着电视看NBA,我在厨房弄午饭。我先吃完饭,就在院子里摘桂花,幻想弄成桂花糖,汪汪吃完饭问我:你在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