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日志已设置加密]
  • 温馨提示:下文可能含有引起你骚动不安的色情或暴力内容,心灵幼小人士请在家长指导下谨慎观赏或批判。

    执笔:曾在国内最大的官方黄色期刊RZC受过N年培训的前名记 DW女士

    内容提要:经过漫长而复杂的前戏,情绪情感和身体能量是时候厚积而薄发了。终于,这个蓄谋已久的群P游戏迎来了超乎想象的持续高潮,HIGH足全程……

    第一日:身体活动越多就越快乐

    关键词:脱掉,躺下,抚摸,按压...

  • “嗯”? - [好玩]

    2009-09-24

    嗯……,嗯 ?嗯 !

    “嗯” ,这是我们最常用的一个表示语气的词了,几乎人人都会使用它。根据我的理解和使用习惯,它可以表示赞同、疑问、欲言又止、沉吟等等之类的思想情感。

    可是,又有多少人知道,这个“嗯 ”的官方发音是什么呢?——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了,根据新华字典,这个“嗯”有6种读法,但是没有一种是读成“en&rdq...

  • 纪念日 - [好玩]

    2009-09-17

    “我决定要当坏人了。”

    “啊,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好女人都让坏人抢走了。”

    “这么巧?我刚好也决定要当坏女人了。”

    “哦?原因呢?”

    “因为,好男人只喜欢坏女人。”

    四目相对,眼神坚毅,志同道合:&...
  • 以前上班的时候,每天都是满满的,我常常见缝插针地想,要是我有空的话,就把哪些事情做一做(比如,把那些大部头的书们看完,把那个酝酿了很久的小说完整地写出来),而且因为自己常常很当回事情地这么想,就觉得自己其实是一个很有激情很有梦想的人。但是,自从我真的不上班的那天开始,我就变成了另一个人,我常常在想的是,要是仁慈的上天再给我一个机会的话,我一定要把脾气改一改,不能这么任性了,坚持下去,认真地最后搞一次传说中的华丽转身。

    好朋友们在我第一次“华丽转身”的...

  • 秋风沉醉的晚上 - [好玩]

    2009-09-04

    天气:刮风,小雨

    时间:2009年9月3日19:00-22:00

    地点:瓯越食府 666号房

    人物:天龙,黑子,五毛,11、COCO、CQ,馨露,木子,我

    事件:呕像之间劈酒:3瓶红酒,近20瓶啤酒

    后果:呕了……

    儒雅斯文低调才子天龙一直说要用酒精考验大家的友情,高调紫砂壶专家老黄习惯性地起哄要喝酒,有思想性更...

  • 好消息OR坏消息 - [无语]

    2009-08-31

    今天,沪市A股终于击破了2700点。

    似乎一切都在验证着叶股神之前的预言:股市的下跌将分成三个阶段:暴跌->绵绵阴跌->再来一个暴跌;不创新低就不要关注股市、会在中石化的带领下跌破2700点……。至少这几个预言都成真了!他还说过,中石化会跌到10块,股市那时才见底。我猜,很多股民现在已经把中石化的股价当成了唯一重要的风向标,就因为叶股神上面说的这话。在很多人的心目中,叶股神说的话真成了神的旨意了。

    相比之下,...

  • 专属之旅 - [高兴]

    2009-08-10

    认真说起来,我好象不是一个旅行爱好者。一想到旅行,我就会因为下列因素而烦躁:1、上厕所不自由;2、要带行李;3、要早起;4、可能被人宰;5、饮食卫生难以保证;6、要提前计划行程;7、可能晕车晕船晕机;8、可能遇到人潮拥挤的尴尬场面;9、会想家;10、其他可能遇到的如交通意外风险和人身安全威胁,等等……

    即便如此懒惰,我却也“被迫”旅行了好几次。比如,有一次我告诉汪汪我梦见了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没几天,汪汪就把我带到了丽江和...

  • 729暴跌的前一两天,久违的王总因为看了我的博客上写的某股赢利率,在家里计算了半天:如果是N万的股本,照这个比率,涨个近20倍……,乖乖!发财了呀!好奇心旺盛的王总屈尊下楼来到我家,要和我们“谈谈股票”。当然,经过我的解释,王总发现我并没有发大财,心态顿时平和了下来,又恢复了领导本色。

    王总和我们夫妇二人在亲切祥和的气氛中侃侃而谈,聊了很多股票以外的知心话,交换了很多不同的看法,我们的友情得到进一步地加深。聊到股票的时候,...

  • 股市疯了,全情参与合理操作的股民快要赚疯了,患得患失追涨杀跌的股民快要急疯了,一直空仓等待暴跌却踏空本轮大行情的股民也快要后悔疯了……

    上上周我得意洋洋地晒出我的某支股票的帐户盈亏比例:1896%(经过多次高抛低吸,现价18元的股票成本只有9毛多)。上周五,贝帮百忙之中重现江湖,点评数支牛股,并抱怨说:“这两个星期炒股才赚了4万”!低调的老黄和五毛也欣慰地赞叹手中长期持有的有色股表现不错……...
  • JIAN FA小姐 - [好玩]

    2009-07-23

    我带着女儿刚走出小区门口,一场大雨就突然降临.我们只好赶紧往附近的店铺里躲.在便利店里逛了一圈走出来,大雨还是没有停的意思.我看了看四周,想找个好打发时间的去处.

     

    一家装修极其简朴却很有某些特色的叫做"JIAN FA"的店铺吸引了我们.我女儿问我,这家店卖的是"减法"吗?我告诉她:应该是"剪发"吧.

     

    我们推门进去,看见无数个自己,我吓了一大跳,几面墙全是大镜子!我小心翼...
  • 因为炒股的角色需要和我一向的敬业精神,我不仅买了一套几本的《股市操练大全》、每天不看股评就不上网,还本着物以类聚的心情加入了某些股友群,但是……,我只好主动退群了。

    股市震荡上升的过程中,我基本上还算有一些小小的收获,这都得益于我每天拜读的两位资深股民的博客,一位姓曹,一位姓叶(炒股的都知道他)。每当股市指数下跌,很多股民对人生失去信心的时候,我就去看姓叶的文章,立刻就信心大增,对钱景充满了想象;相比叶股神主要从战略上提高散户的士气而言,我更倚重...
  • 宿魂地 - [好玩]

    2009-06-16

    昨晚或是今晨,我又去了一个奇妙的地方神游。

    我背着四件大行李,身轻如燕,在半空中飞奔——以前还要挥动双臂作翅膀飞翔状,如今的境界已经挥洒自如,翅膀、筋斗云,统统不必了。我在山岭、竹林、小河、花丛之上自由漫步,满怀欣喜;不一会儿,远远传来火车的汽笛声,我迈开步子,心中依稀想着我应该要追着火车进站的时间搭乘上火车,但飞奔的同时我还不忘欣赏在从我身边掠过的美妙景色。

    这是多美的景色啊!我仿佛能闻见刚刚长出不久的青草被践踏之后所流淌...
  • 沉默的感官 - [好玩]

    2009-06-10

     

    我们常常嘲笑一些人的幼稚,说他们“乳臭未干”。我本来一直认为这是一种很坏的评价,因为我们都是追求理性、力图表现出成熟和优雅的高度文明的人。直到有一天,我带着一身酒气,疲惫地从一个大部分都是陌生人的应酬性饭局上抽身离开,内心怀着一种奇怪的悲悯:每个所谓成熟的人都既优雅又做作——不论是故作高深还是故作幽默,这一切是那么地荒唐可笑!回到家中,我的女儿张开双臂迎接我,我紧紧地搂住了她,像搂着另一个自己那样,她身上散发出浓...

  • 芳邻359 - [好玩]

    2009-06-08

    人的一生中,会有很多让你产生宿命感的时刻。比如,在有情人终成眷属而结婚宣誓的时候,你往往会产生“他/她就是我命中注定要在一起生活的那个人啊”之类的甜蜜想法;而在夫妻发狠斗嘴甚至打架的时候,你又会有了“我真是瞎了眼,千挑万选地怎么就挑上他/她了啊,我的命真是苦”这样的痛苦念头;有时当你默默欣赏着自己的孩子那样一副美丽无辜完美的形象时,你又禁不住地会想:“我真是幸运,我怎么就拥有了这么好的孩子呢!我该怎么对待他/她才能不辜负上天赐予我的这种福气...
  • 幸福的大锅饭 - [高兴]

    2009-05-20

    上周五晚上,我们在帮主家里享受了一顿免费的晚餐,令人佩服的是,这么多人的饭菜的买汰烧全部由帮主一个人搞定,够从容、够神速——除了个别沽名钓誉人士间或充当二厨和三厨展示了一下刀功。

    我讨好地说:“帮主辛苦了呀!我们出动了这么多人白吃白喝真过意不去!”结果帮主极其淡定地回答我:“对我来说,只有烧饭还是不烧饭的区别,反正烧1个人的饭菜和烧几十个人的饭菜差不了多少!”——帮主不愧为帮主呀...

  • C9的内心问题 - [认真]

    2009-05-15

    其实,在C9的内心世界里,除了关心自己家的老公孩子和别人家的小三小四、琢磨着给周围的大龄单身男女相相亲配配对、四处打听买什么牌子的衣服鞋子化妆品……之外,偶尔也会陷入对一些重大的终极问题的沉思当中。比如,昨晚我就对着洗手间的镜子端详着自己,默然而严肃地思考一个很大的问题:人应当怎样地活着?特别是女人,怎样才能够有尊严而且快乐舒适地活着……

    曾经有一阵子我引用别人的话告诉自己:“爱就是不问值得不值得&rdqu...

  • 师奶,简称C9。也许是个中性词,也许是个贬义词。在我的前同事陈老师和胡老师眼里,我应该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C9吧——虽然他们只是模仿鲁迅称呼姓吴的老妈子为“吴妈”那样,尊称我为“董妈”。

    我有很多网上好友,他们都是干大事业的有识之士,在我操心着鸭肉和木耳能不能一起吃、哪个牌子的柔顺剂物美价廉、买000581还是000559、去漂流还是去泡温泉、如何对待来串门的准陌生邻居等等琐碎小事的时候,他们眉头紧蹙地关...
  • 不熟勿扰 - [疲劳]

    2009-04-29

    吃过晚饭,有人按门铃。我从猫眼里一看,是她:月月隔壁班的一个同学的妈妈,我们楼上的一个邻居。凭良心说,我跟她不熟,之前六年跟她说过的话应该没超过六句。

    上次买菜回家,在大堂偶然遇见,她突然热情地对我绽放笑容,一把拉住我:“你家月月拍过艺术照吗?”我摇摇头说“没有”,她热情地塞给我一张“优惠卡”:“这个送给你!你带月月去拍艺术照吧!我们公司已经帮你先付了几百块,你只要再出两三百就可以了!&rd...
  • 吃喝玩赌的一天 - [高兴]

    2009-04-18

    我和冬冬在一个饭局上认识,后来发现我们住得很近,于是就说我们要经常走动走动。但事实上,我们的走动比我们预期的要少得多。我们各自都有一些来往频密的朋友,仔细分析就会知道,决定交往密度的因素中,最重要的可能是孩子的年龄——我家月月比她家的其乐大不少。其次是家长们的性格类型、作息时间和兴趣倾向。鉴于我和月月爸爸都是不擅长交朋友的人,因此我们一般很少主动邀请混得不太熟的人一起玩,尤其是我从不邀请跟月月爸不熟的人来家玩,生怕他一不小心得罪我的朋友(有先例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