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平静叙事的力量 - [平静]

    2014-04-15

    初次读完《西乡纸币》和《菊枕》这样的短篇小说,可能不会马上落泪。就好像只是遇到一个平静的报丧人,冷静地叙说了一个事件,这种效果当然比不上边大哭边报丧的煽情。

    但是,就像讲笑话的高手,他在把观众逗得前仰后合涕泪横流的同时,自己是不能轻易发笑的。平静...
  • 最后一公里 - [平静]

    2014-02-23

    有时我真心想死。死亡不可怕,甚至于可能其实是一个甜蜜的终点。记不清哪一本书中描写过“甜蜜的死亡”,赴死者怀着赴宴的心情,渴望着绳索与脖子接触时的温暖…这样的心情我当然不信。终点之前最后一公里那段行程是最可怕的!这毋庸置疑。我无数次地祈祷、祈求,请命运之神赐我一条捷径,无需痛苦挣扎就直抵人生终点,坦然、无生理疼痛和心理恐惧。

    热爱推理小说的人,包括看的和写的,大约多少也和我一样,对于死亡之前的这段行程既恐惧又好奇吧。

    昨晚睡前我真心希望能一死了之,厌倦、烦躁、无聊…,一旦抵达甜蜜的终点,就将永远解脱。可惜早上仍然如常醒来。

    对付这种沮丧我有经验:上次拯救我的是西村京太郎,今天我拿起的是土屋隆夫。

    土屋隆夫性格怪僻,久居山间农村,晴耕雨写,几乎不与东京文坛往来,却深受文坛和读者敬重,曾被授予日本推理文学大奖。

    但看完一本他的《献给妻子的犯罪》之后,我感觉作者与上面的那段介绍似乎有点对不上:原以为这样性格的作者会写出京极夏彦或岛田庄司的那类或妖异或诡丽需要细心研读的作品,结果却是很容易入戏的轻松读物,犯罪手法也有一些过时。幸好行文布局功力不浅,靠着部分悬念仍然能使读者支撑着读到最后一页------不过我相信很多读者和我一样早在揭秘之前就已经知道了疑凶的身份。

    “孤高寡作”的原因之一也许是他的“晴耕雨写”,农活之余用写作打发对死亡终点前最后一公里的恐惧和好奇;不喜交际也是如此:在对死亡思考的衬托之下,活人的热闹多么虚无短暂,无助死前一公里的平静反而会加剧恐怖感。

    有时我觉得作者的心思简直触手可及(当然很可能谬以千里),虽然他已经在甜蜜的彼岸而我仍在躲避和追寻,但所有人都会以自己的方式抵达终点,我只求平静、安详、自然而然。

  • 盛名难符? - [平静]

    2010-12-24

    说罢饭局,该说说精神食粮了。

    本周二晚上,爱读书会照例在小酒窝举行。这次的主题书是《少有人走过的路》,黄佟佟主持。应丐帮好友黑子要求,经读书会领导审批,我带上了黑子出席,他也成为本次读书会上一道格格不入的风景线。从他这个外人的角度看,本次读书会竟...

  • 时间的女儿 - [平静]

    2010-10-28

    这几天我的新宠是两本书,一本叫做《时间的女儿》,作者是英国的约瑟芬-铁衣。另一本叫做《玫瑰的名字》,作者是意大利的翁贝托·埃科。《时间的女儿》是MWA(The Mystery Writers of America 美国推理作家协会)评选的历史推理小说第一名,而《玫瑰的名字》则...

  • 清莲 - [平静]

    2010-10-25

    大约每个人心目中都有一个终极梦想吧,比如我的终极梦想就是躺在家里最舒服最伸展的那张沙发上,抬头可以望见窗外葡萄架上的枝枝蔓蔓,瞥一眼蓝天做底的白云,偶尔微风拂面,家人愉快地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没有任何远虑近忧,于是心内充实而宁静,这时再拣起一本适...

  • 两盘棋 - [平静]

    2010-08-04

    最近工作上有点忙,还跑去上海开了两天会。回来之后,有些迷茫,也有些失落。总觉得提不起劲来。

    以前有位教外语的老师曾经教过我们一个让自己提起劲来的方法,那就是去看看死人们写的书(汗)。所谓的死人们,就是指那些已经死去的人们,尤其是那些主动寻死的作家们。因为他们的思想境界是最高的,他们绝不苟活、超脱生死俗念、主动去亲近死神。试问你做得到么?(现阶段肯定做不到)

    “海明威、莫泊桑、茨威格、杰克·伦敦、伍尔夫、川端康成、芥川龙之介...

  • 生活的样子 - [平静]

    2010-05-10

    “……我们都是幸存者,这么想想就不应该那么多烦恼啦!”昨天白天因为工作生活上的许多小事情我眉头紧锁,汪汪这样开导我。“……你只是动动口,跑腿的事还不都是我!”昨天晚上因为对家里的局部改造装修方案的想法不一,汪汪对我很生气。我冷静地想了想:确实是,我很少为家里的事情跑腿,驾照拿了有6年多了,开着玩大约只有三四次,正经办事是一次也没有(而且也不打算有)。

    换句话说,在我们家里...

  • 遐想 - [平静]

    2010-03-31

    将来回头看,现在的年龄,其实正是黄金时光。所以,无需嗟叹:岁月蹉跎。

    女人,不要让自己的美好年月在悲叹已逝的青春中度过。

    谁都想要飞,不是吗?做一个自在飞翔的梦吧,迟一点醒来。

    梦,让灵魂从沉重的肉身中飞离;回眼望去,那副身躯依然美丽。

    我爱这慵懒的时刻。



    奔跑的时候,缀着花朵的裙裾飘扬,我成为一道风景。

    即使被蒙上了...

  • 2010年3月5日,惊蛰。我和爱读书会的某些成员在白云山山庄旅舍过了一夜。很舒服很放松的一夜,大家聊了一些聊过就不再提起的往事,也聊到一些内心深处的迷思。每个人看问题的角度都是不同的。但毫无疑问的是:随着各自的坦陈叙述和深入解剖,每个人,男的或女的,在我的眼中都越加地丰富起来,更加迷人了。

    下一次的读书会主题书将是《恶童日记》三部曲。此三本书,我从小麦那里借来,匆匆地看过了。昨晚,我又读完了我买来不久的《坏种》。趁着新鲜劲,我想记录一下我的读后感。

    ...

  •  我猜,保罗.奥斯特在阅读夏多布里昂的《死人回忆录》的时候,一定是灵感喷涌,火花四溅。尤其是这一句:“人不只有一次生命。人会活很多次,周而复始,那便是人生之所以悲惨的原因。” 同样是这句话,如果是被斯蒂芬妮.梅尔(《暮色》的作者)看到,她肯定认为用来说吸血鬼是再合适不过的了;如果是被卡罗琳.帕切斯特(《巴别塔之犬》的作者)看到,她也许会用来描写一个企图自杀而多次未遂的人;如果是被高罗佩(《大唐狄公案》的作者)看到,说不定会激发他写出一个改姓更名逃避追杀的破案故事。...
  • 心静自然眠 - [平静]

    2008-08-26

    生活中有很多不太庄严的事情,同样是生活中的重要问题。不要漠视它们。

    昨晚大家都睡着之后,我仍然翻来覆去睡不着,头疼得像要爆炸,我一会儿想我的精神分裂基因是不是发挥作用了,然后又猜我的脑子里是不是长了个瘤,再下去我又故做平静地想象我是不是快要死掉了,当然也顺便想了一下如果我死了哪些人会为我伤心。

    后来我想起小时候看过的一个故事,说有个郁闷的孩子看了一本书之后觉得自己快要死掉了,那本书是描写临死前的各种表现的,这孩子越对照越觉得说的是自己,于是他想象着自己死后...
  • 你从来不上瘾? - [平静]

    2008-07-07

    常常看到或听到很多人有各种各样的“瘾”,比如,我爸的烟瘾、酒瘾、钓鱼瘾,我妈的助人为乐瘾、我的某些朋友的户外运动瘾、另一些朋友的血拼瘾、我以前服务过的某杂志的某些读者的“性爱,上了瘾”、听说过的赌徒的赌瘾、某些青少年的上网瘾、某种强迫症患者的小偷小摸瘾、某些人的占小便宜瘾、某些人的数钱瘾、某些人的暴露瘾……,我猜想,比较新的瘾品种,可能还包括了“写博客瘾”和“看博客瘾”。...
  • 股市与政治 - [平静]

    2008-05-20

     今日,沪综指开于3601.55点,最高3632.01点,最低3432.38点,收于3443.16点,下跌161.60点,跌幅4.48%……

    今天上午上证指数有一阵子见红,我莫名其妙地觉得“今天不该见红啊”。后来大盘就跌了,连续跌破了3600点、3500点!虽然大家在股市里都有所损失,但我们并没有忘记今天是国难日,捐资救灾仍是丐帮今天最重要的议题和行动!

    收盘之后,作为一名初级股民,我上网寻找专...
  • 中国公主传奇 1 - [平静]

    2008-03-19

    我们现在一般喜欢把小姑娘称为“小公主”以示珍贵和可爱,大约是受了“白雪公主”之类的童话的影响吧。 不过了解到中国历史上众多真实存在的公主们的遭遇之后,我开始质疑“公主”这个title是否意味着幸福。

    一、“公主”的来历 

    在古代,周天子的女儿被称作“王姬”。作为天子的爱女,王姬们有一项特殊的待遇,她们的婚礼,要由&ld...
  • 一点浅见 - [平静]

    2008-03-10

    今天把《我叫刘跃进》看完了。说一点简单的体会。

    男作家和女作家真的是不同的。比如前几天看的那几本女作家写的小说,读的时候也许感动得不行、有很多共鸣,甚至掉了眼泪,可看完之后放下书本,抽丝剥茧地回味起来,感觉是“不过如此”,几个男女怎么怎么地,最后得手了或是没得手,有人死了还是没死,就那么档子事儿吧。总之一点事情,铺垫和前戏特别多,千折百回地,高潮就那么一小会儿,甚至干脆连高潮也没有。(这大概就是女人心吧。)

    刘震云也许不能代表全部男...
  • The stranger

    A stranger came in from the night
    And he stood as if lost in a dream
    His smile was as sad as a true love denied
    And his voice was a song in the wind

    I have travelled for many a mile
    And my journey ...
  • 战国名士之死 - [平静]

    2008-01-11

    ——对于人来说,最为严肃的事莫过于生和死。

    这几天通读《资治通鉴》,从公元前403年看起,目前读到公元前233年。虽然此书并不完美,很多史实被司马光有意无意地歪曲(如对韩非的卖国上书的描写与《史记》、《战国策》有极大出入,及其他数不胜数的一些时间上和细节上的错漏),我仍然觉得:这是一部不可多得的巨著,值得反复研读。

    这里想简单列举一下战国众多名士的各种发人深思的死法。

    1、聂政和侠累:韩国宰相侠累,与严仲子之间...

  • 从昨天坐到今天,我们的COO一直说要召见我,但一直都很忙很忙,一直忙到现在都没空,我仍在办公室坐着等。

    然后有人BQQ上试探我,真的要走吗,什么原因,找到了下家?本来想长篇大论说给她听的,可惜,从朋友转成同事之后,我发现我们的交往变得微妙起来。所以,咱只好不咸不淡地扯了几句。 

    我为什么要走?

    假如COO派给我这样一位上司:要么,看着养眼;要么,学识渊博;要么,心胸宽广。三者中,有任何一样,我都不会想走了。
  • 今天一早在电梯里,遇到公司一位跟我心有戚戚焉的同事,跟我一样的职位(当然他影响力比我大)。他问:你现在顺利吗?我答:不太好说。他微笑着说:没听到关于你的难听话,就是顺利。我们会心一笑。

    本周,汪汪去述职。他们单位里副处以上干部中,好象只有他不是党员,而且他也得罪过无数的人,但他的团队却得到最多人的认可,工作成绩斐然。我问他:你有什么可以教我的地方吗?他说:让大家各尽其材、快乐地工作,相信每个人都是人才,给他最大的信任和发展空间,这就是最重要的。

    更久以前,...

  • 公司一直都是比较低调的。所以,我也低调。

    更多相关新闻可自行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