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现在的年轻人常常自称喵星人汪星人,也有些人喜欢在朋友圈里晒自家的宠物猫和宠物狗,还有年长些、调皮些的人士甚至自称是宠物的粑粑麻麻。 

    这一切,看起来,似乎猫猫狗狗的幸福指数都得到了提升。但我并不这么认为。 

    首先,我觉得最快乐的猫和最快...
  • 平静叙事的力量 - [平静]

    2014-04-15

    初次读完《西乡纸币》和《菊枕》这样的短篇小说,可能不会马上落泪。就好像只是遇到一个平静的报丧人,冷静地叙说了一个事件,这种效果当然比不上边大哭边报丧的煽情。

    但是,就像讲笑话的高手,他在把观众逗得前仰后合涕泪横流的同时,自己是不能轻易发笑的。平静...
  • 生活中的小推理 - [担心]

    2014-02-25

    今天早上和汪一起上班,路过小区翠羽居某座楼下时,一个三、四岁左右的小女孩在放声大哭,边哭边说“我要自己背”,和她对抗的是一位手里拿着小书包的五六十岁左右的中老年女性,个头不高却意志坚定,一直在大声地责骂这个小女孩,不外乎是“你不听话...

  • 最后一公里 - [平静]

    2014-02-23

    有时我真心想死。死亡不可怕,甚至于可能其实是一个甜蜜的终点。记不清哪一本书中描写过“甜蜜的死亡”,赴死者怀着赴宴的心情,渴望着绳索与脖子接触时的温暖…这样的心情我当然不信。终点之前最后一公里那段行程是最可怕的!这毋庸置疑。我无数次地祈祷、祈求,请命运之神赐我一条捷径,无需痛苦挣扎就直抵人生终点,坦然、无生理疼痛和心理恐惧。

    热爱推理小说的人,包括看的和写的,大约多少也和我一样,对于死亡之前的这段行程既恐惧又好奇吧。

    昨晚睡前我真心希望能一死了之,厌倦、烦躁、无聊…,一旦抵达甜蜜的终点,就将永远解脱。可惜早上仍然如常醒来。

    对付这种沮丧我有经验:上次拯救我的是西村京太郎,今天我拿起的是土屋隆夫。

    土屋隆夫性格怪僻,久居山间农村,晴耕雨写,几乎不与东京文坛往来,却深受文坛和读者敬重,曾被授予日本推理文学大奖。

    但看完一本他的《献给妻子的犯罪》之后,我感觉作者与上面的那段介绍似乎有点对不上:原以为这样性格的作者会写出京极夏彦或岛田庄司的那类或妖异或诡丽需要细心研读的作品,结果却是很容易入戏的轻松读物,犯罪手法也有一些过时。幸好行文布局功力不浅,靠着部分悬念仍然能使读者支撑着读到最后一页------不过我相信很多读者和我一样早在揭秘之前就已经知道了疑凶的身份。

    “孤高寡作”的原因之一也许是他的“晴耕雨写”,农活之余用写作打发对死亡终点前最后一公里的恐惧和好奇;不喜交际也是如此:在对死亡思考的衬托之下,活人的热闹多么虚无短暂,无助死前一公里的平静反而会加剧恐怖感。

    有时我觉得作者的心思简直触手可及(当然很可能谬以千里),虽然他已经在甜蜜的彼岸而我仍在躲避和追寻,但所有人都会以自己的方式抵达终点,我只求平静、安详、自然而然。

  • 歧视性别歧视者 - [担心]

    2014-02-11

    近日出现的一则相亲网站广告,因为“白痴外婆总在问外孙女‘你结婚了吗’,外孙女遂考虑去相亲超市买一个婚姻回来让外婆高兴”这种可笑又可怕的创意而引起了一大波口诛笔伐。不知道该广告的创意总监是否反而自鸣得意,因为也许TA会觉得吸引了既...

  • 2014年2月9日,星期天。这个上午,一位年近四十的中国女性正躺在床上用她的苹果手机查看微信朋友圈。10点左右,她看见有一位朋友分享了一个链接,她点击了进去,那是一篇对中国当代某位仍健在的伟大女性的报道,作者首先介绍了这是一篇具有《纽约客》风格的文章:用...
  • The time of being - [矛盾]

    2014-02-07

    上午出门,路过一棵正在落叶的树,金黄的树叶雪片似的飘落到地上,一位黑衣银发的老人在树下从容而行,无意中的这一瞥,一时定格在我脑海,竟使我徒生出一丝伤感:这一刻的复杂体会也许过不了多久就会忘怀吧,到我的晚年还能剩下些什么呢?而回到塞满杂物的家里,伤感更浓:想扔的物质扔不掉,想留的感觉留不住,我的晚年将会在拥有满满的无奈和空虚中度过吗?又或者,我根本等不到“晚年”就带着遗憾离开?…层出不穷的新事物之下,有没有其实永远不会过时的东西?当然是有的。但我要在乎这一点吗?不用在乎吗?我不知道。翻出以前写出的小说来看,竟觉陌生。2012年完成的故事大纲,今天看已经不知道当初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写,具体的构思细节何来,确实是想留的细微记忆和微妙思绪留不住。。。不知道还能不能留住这份兴趣。

  • 我想…

    2014-02-07

    还是挺怀念在博客上悄悄写小说自娱自乐的那段日子的。打算起床后找一找几年前我写出来后没有给别人看过的怨侣系列短篇之一《蛋糕谋杀案》,权当笑料,只为自己的业余生活和自黑
  • 老同学裴谕新最近将她的博士论文翻译成中文并出版了,这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她的著作最终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真是再合适不过了,因为这本书名为:《欲望都市——上海70后女性研究》。

    考虑到我几乎是目睹这这本书从无到有、历经长达十年酝酿期的见...

  • 5月的一天,和平常一样,天气晴朗,浮云朵朵。我们这小镇也和平常一样,温暖祥和,寂寞寥寥。 

    咱这小镇名叫San Polo,属于意大利大托斯卡纳的基安蒂地区,位于西耶那和佛罗伦萨之间。咱们这里盛产葡萄酒和橄榄油,以及帅哥和美女——不过,现在这里...

  • 日志不见了

    2011-05-03

    博客大巴论坛上一片骂声啊……
  • 出于节俭考虑,我在网上买消遣类书籍总是习惯按照折扣排行而不是销售排行进行选择。这种购物习惯常常会使我得到意外惊喜——一种情况是:识货的人往往并不是大多数人而我正好就不是那大多数人;另一种情况是:再烂的书也总有一些可取之处即使是反面教材式...

  • 三毛、丝袜、马桶……,那件事,已经过去20年了。

    忘了最初是怎么读到《倾城》这本书的了,只记得那大约是我上中学的时候,我爸和我妈还是两地分居着(但眼看着要调动到一起了),当时我们快要从一栋楼搬家到附近的另一栋楼,我们家两个房间的家具也搬...

  • 盛名难符? - [平静]

    2010-12-24

    说罢饭局,该说说精神食粮了。

    本周二晚上,爱读书会照例在小酒窝举行。这次的主题书是《少有人走过的路》,黄佟佟主持。应丐帮好友黑子要求,经读书会领导审批,我带上了黑子出席,他也成为本次读书会上一道格格不入的风景线。从他这个外人的角度看,本次读书会竟...

  • 饭局流水帐 - [高兴]

    2010-12-24

    憋了这些天,一直想抽时间写点自己的流水帐。不为别的,只为了让自己有一点存在感,不至于人云亦云地淹没在几场饭局几部电影几本书当中。

    这些天的饭局不少,印象最深的一是跟读书会的姐妹们欢聚小肥羊火锅,我们8位女士有7位扎着店里提供的围裙,我们自己给自己倒...

  • S型老板 - [好玩]

    2010-12-10

    每个人都是其自身的一部历史,各自细碎地总结着自己的呼吸、思想、行为、创伤、爱情、冷漠和厌恶,同时,也饱含了对滋养自己的土地和人群的浓厚而复杂的情怀;这部专属一个人的思绪和情感的史书遍布其熟悉之处的石与沙、常年无声的战斗与良心的挣扎、突如其来的意外...

  • 很久以前,无知的我看过几本所谓的畅销小说之后,心头曾经泛起过一种莫名的自信心:原来写书一点都不难啊!我都可以!甚至我还冲动地构思了起来。但是后来在我接触了一些真正顶级优秀的小说作品之后,我那轻浮幼稚易冲动的心瞬间就沉静落地了:我感觉我还有很长的路...
  • 红段子与绿帽子 - [好玩]

    2010-11-03

    黄段子

  • 时间的女儿 - [平静]

    2010-10-28

    这几天我的新宠是两本书,一本叫做《时间的女儿》,作者是英国的约瑟芬-铁衣。另一本叫做《玫瑰的名字》,作者是意大利的翁贝托·埃科。《时间的女儿》是MWA(The Mystery Writers of America 美国推理作家协会)评选的历史推理小说第一名,而《玫瑰的名字》则...

  • 清莲 - [平静]

    2010-10-25

    大约每个人心目中都有一个终极梦想吧,比如我的终极梦想就是躺在家里最舒服最伸展的那张沙发上,抬头可以望见窗外葡萄架上的枝枝蔓蔓,瞥一眼蓝天做底的白云,偶尔微风拂面,家人愉快地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没有任何远虑近忧,于是心内充实而宁静,这时再拣起一本适...